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哈边境贸易现状与“一带一路”雄心

地处中哈边境的霍尔果斯是连接中国与欧洲的运输网络的一个重要枢纽。这里也是中国效率最慢的出境口岸之一。

崇山峻岭和金色的平原环绕着年轻的霍尔果斯市,这里是中国“新丝绸之路”倡议中规划的最重要陆路交通枢纽之一。

然而,尽管吸引了以数亿美元计的投资,这里的大多数贸易商仍依靠海运来接收进口货物。霍尔果斯市地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地区,是地球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地区之一。

“我宁愿我的货物多花10倍时间运到霍尔果斯,只要确保能准时运到,”贾秀秉(音)说,他通过青岛港和天津港进口欧洲小食品,这两个中国港口城市距离霍尔果斯大约4000公里的公路或铁路里程。贸易商们表示,霍尔果斯示范性的自由贸易区存在着一些问题,包括拖延时间长、成本高以及进口商品种类受限。

从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的港口,到东非的高铁,再到穿越中亚的天然气管道,中国提出的拟投资90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可以说是单个国家发起的史上最大规模的海外投资行动。

但上述那些问题,以及通过中亚向欧洲运输货物过程中物流方面的其他困难,暴露出中国这项提升自身全球影响力和刺激经济增长的宏伟计划缺乏坚实基础。

霍尔果斯是连接中国与欧洲的运输网络的一个重要枢纽。到2020年,这里将建成世界最大的“干港”,每年存放和通过列车转运的货物可达400万吨左右(中哈两国铁路的轨距不同)。

然而,这里是中国效率最慢的出境口岸之一。贸易组织“中亚区域经济合作”(CAREC)的数据显示,货物进入哈萨克斯坦平均要耗时10.6个小时,几乎是反向通关所用时间的两倍。

中国维吾尔族糖果贸易商阿利姆(Alim)称:“中方一侧的海关手续实际上非常快。但哈方一侧的货物通关时间非常难料,且通关费用翻倍。”

大多数货物必须卸下,存放在保税仓库中,有时需要数日,因为要等待边界某一边的海关当局清关。这里的货运列车卸货费用在CAREC追踪的贸易走廊中仍是最高的,使霍尔果斯成为中亚通关成本最高的边境口岸之一。

而且,这些问题不只存在于霍尔果斯,该市位于中国的新疆境内,这个边疆省份与三个中亚国家毗邻。

原定今年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开通一个自由贸易区的计划已被推迟,“因为当地政府未能够就物流和海关制度与合作方做出决定”,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自贸区雇员表示,他称自己未获授权讨论此事。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研究员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表示:“更高效的通关程序将是关键——甚至比修建新公路更重要。”

哈萨克斯坦官员否认进入哈萨克斯坦的通关速度较慢。与此同时,阿拉木图方面仍对双边合作保持乐观态度。哈萨克斯坦外交部表示,两国间跨境贸易在截至2016年的5年间增长了100倍,今年贸易量有望翻倍达到20万个集装箱。哈萨克斯坦官员表示,哈萨克斯坦占到中欧过境贸易的70%。

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副部长罗曼•瓦西连科(Roman Vassilenko)表示:“哈萨克斯坦政府希望确保本国作为欧亚大陆重要交通枢纽继续发展,在连接东西方和促进贸易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这种积极情绪在中方一侧并不多见,中国国内的批评人士认为,哈萨克斯坦一直在利用中方的善意搭便车。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