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管理

现代企业管理有多“科学”?

希尔:人们对英国水务企业用占卜棒来定位泄漏点感到震惊,但其实有很多现代管理和领导方式基于迷信、轻信和盲从。

英国企业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被指控使用巫术了。

那么,恭喜进化生物学家萨丽•勒佩奇(Sally Le Page)上周触发了这样的一个指控。

勒佩奇在一篇博文中表达了她的震惊:英国很多大型水务公司若无其事地承认借助占卜棒来定位管道和泄漏点。另一位科学家则把这种方法视为巫术。

相关供水公司很快改口。显然,一些工程技术人员是兼职的占卜者,但真正艰巨的检漏工作是由无人飞机、机器人和大量科技手段支持的。

要我说,就让水务行业的术士们沉迷于这种中世纪的消遣吧。毕竟,有很多现代的管理和领导方式建立在迷信、轻信和盲从之上。以下是其中一小部分:

数字命理学。在中国,有关风水的煞有介事的理论,以及上市日期、商标和股票代码的吉凶,往往影响着理应现代化的企业安排事务的方式。例如,2014年阿里巴巴(Alibaba)上市的某些元素似乎围绕着8这个“吉祥”数字。

但西方的首席执行官们也别忙着嗤之以鼻,他们应当先想想自己有多受制于亚历克斯•贝伦森(Alex Berenson)在2003年出版的《数字》(The Number)一书中描述的痴迷,那就是他们与分析师和投资者合谋要达到、或最好超出的季度盈利共识预测。时常有证据表明这种痴迷仍在大行其道,如最近的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逊于预期)和家得宝(Home Depot)(超出预期)。

的确,大数据的可获得和可分析特性拓宽了数字痴迷者群体。现在这个群体包括一些企业老板,他们崇拜短期的、数据驱动的答案,而不是等待更好的(即便更乱糟糟的)、考虑人类直觉的较长期解决方案。

元老级管理学思想家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最近在德鲁克论坛(Drucker Forum)上发表激动人心的闭幕演讲,正如他在其中指出的那样,“如果组织纯粹是数字化的……它将沉闷至极,禁锢人类的灵魂”。

信仰飞跃。任何首席执行官如果宣布了公司愿景,却对实现目标所需的步骤不甚了了,都至少抱有一部分魔幻思维。

理查德•鲁梅尔特(Richard Rumelt)在《好战略,坏战略》(Good Strategy/Bad Strategy)中论述了这样一种危险错觉,即追求成功也许会带来成功:“我不会愿意搭乘由那些只关注飞机飞行时的画面、而从不考虑故障模式的人设计的飞机。”

抛枚硬币许个愿。证据显示,奖金往好了说也只是一种生硬的激励,而现代企业仍对此视而不见,它们向员工砸钱,希望这样能有助于触动他们的心灵。至少许愿池只是吞下扔进去的硬币,除此之外没什么负面后果。奖金制度如果不加节制,那就像金融危机中最过分的行为所表明的,可能会以令人意外的方式变成坏事。

祷文与咒语。盲目应用的治理规范和规章制度,帮助只会打勾填表的合规员工和董事会成员安心睡觉,因为他们不必再做出艰难的判断。无意义的使命宣言为高管们提供了一条挂在嘴上的咒语,为他们不去实践价值观打掩护。

人祭。重组和裁员是安抚诸神的现代仪式(只是没有了群落聚在一起欢庆一下的好处)。

英雄崇拜。尽管有大量关于扁平等级制度和分布式领导的流行说法,首席执行官们仍是他们自己制造的神话中的核心人物。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