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视

乐视“烂摊子”引债权人争抢

乐视的财务困境被广泛报道后,惊慌失措的各路债权人在今年早些时候纷纷采取行动,寻求扣押乐视的剩余资产。

Felix Tao还记得自己接到乐视(LeEco)的订单时有多激动,这是他最大的订单之一:订单价值160万人民币(24.4万美元),内容是为这家科技企业集团的手机公司乐视移动(Le Mobile)供应零部件。

然而,差不多两年后,这位来自沿海省份山东的年轻供应商说,他仍在等乐视付款。“乐视一直让我们再宽限他们一些时间。这套说辞我们已经听了太多次了,都会背了,”他说。

乐视曾致力于成为中国的特斯拉(Tesla)与Netflix,它的坍塌引起债权人无序争抢该集团的现金,这成为研究中国新建立的企业破产制度根基不稳的一个案例。

这件事对中国的债务处置能力有着深远含义。由于破产制度不健全,中国一些资不抵债的企业得以继续维持,而几乎没有重组的压力。它也阻碍投资者和银行在提供资金时恰当地对信贷风险进行定价,对于这个企业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这带来了一个问题。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债务总额为18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69%。

理论上,中国自2007年开始实施的企业破产法与美国及欧洲的破产制度差别不大。可实际上,企业往往会回避破产,倾向于采取他们几十年来惯用的不正规的处置渠道。

“据我所知,(破产程序)名存实亡,我隐约记得听说过一些破产案,但大多数情况下,破产程序被视而不见,”一名专攻中国商业法的律师丹•哈里斯(Dan Harris)表示。

如果债权人能够证明一家企业逾期付款,就可以迫使其破产。但在中国很难这么做,因为债权人往往无法完全知悉对方母公司的财务状况。

乐视上市子公司乐视网(Leshi)公布2017年上半年亏损6.37亿人民币,集团显露出资金趋于枯竭的迹象,但乐视仍营造出一种正常运营的印象。当时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还前往香港,为乐视与美国初创企业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的电动汽车合资公司融资。

本月,中国最高法院将贾跃亭列入失信黑名单,北京方面责令其返回中国就乐视网债务做出解释。

乐视财务困境被广泛报道后,惊慌失措的各路债权人今年早些时候纷纷采取行动,寻求扣押乐视剩余资产。

“债权人认为,他们必须迅速积极地采取行动维护他们在中国的利益。”专门为陷入中外合资纠纷的客户提供服务的香港律师Shaun Wu说,“他们不太愿意排队等待所有事情都安排好。”

其结果是,在中国,资不抵债企业往往不会进行平稳的重组,而是会出现无序争夺负债企业现金和资产的局面。在乐视的资金问题曝光之后,大约10家贷款机构占领了乐视的办公室,寻求从管理层那里得到它们将得到偿付的保证。

乐视没有对多次的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债权人收回资金的可能性还因为一种古怪的中国融资方式进一步复杂化,即首席执行官股权质押。

使用个人所持股份来获得贷款的做法在中国很普遍,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数据,价值约占中国内地股市总市值10%的股票被用于质押贷款。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