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工智能

机器人和科技巨头必须取信大众

卡拉夫:科技公司承认他们面临着信任危机。他们知道自己与社会和政府的关系到了一个转折点,并正在讨论如何应对。

我就像个正在等待圣诞老人的孩子。我见到了研究自动驾驶汽车的工程师,了解到续航里程的价值,以及Level 5(即汽车完全无需人类干预驾驶)的最终目标。最后,在我为期两天的旧金山之旅即将结束时,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了:我第一次坐上了无人驾驶汽车。

我很幸运:我乘坐的这辆林肯正在测试一条新路线。所以一位来自硅谷初创公司Drive.ai的年轻工程师,对向我炫耀他的新玩具明显很兴奋。

当我们围着山景城(Mountain View)转悠时,这辆车就像一个机器人,每每遇到十字路口这样的新路况就开始摇晃并急转弯。因为汽车还在学习新技术,安全驾驶员的手从不会远离方向盘,有时还会接过方向盘。

“抱歉,有的地方还不成熟,”Drive.ai的项目经理托尼•史密斯(Tory Smith)说。就这辆车,他确信地告诉我,已经能适应更复杂的路况,比如在雨天和黑暗中行驶。

坐在后排,在头几分钟我高度紧张,但一会就放松下来。Drive.ai的联合创始人卡萝尔•赖利(Carol Reiley)之后对我说,让乘客感到无聊是他们的目标。那就是当乘客信任无人驾驶汽车时。

当Drive.ai与科技集团和汽车制造商在人工智能技术最具变革性的领域之一竞争时,无人驾驶技术也许是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这家初创企业的筹码是人才,该公司是由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Stanfor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出来的一群人创建的。但赖利表示,更大的挑战是建立信任。“人们对自动驾驶汽车是恐惧的。不是怀疑,是恐惧。车内外的人都需要了解汽车正在做什么。”

她的策略是使用深度学习——这是一种让机器学会自己思考的人工智能形式——不仅要教汽车如何驾驶,还要教它们如何与人类互动。这辆林肯车的顶部有六个传感器,一个雷达和几枚摄像头。最后,屏幕将向行人显示消息,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过马路安全,用声音和灯光来传达汽车的意图。

建立信任需要时间,就像当初汽车取代马车时一样,这个比喻我在硅谷听过很多次。考虑到我自己开车时是多么没自信,我认为赖利是对的。赖利说自动驾驶汽车将比人类安全,只要人们认识到这辆车“是个机器人,并务必要将其当成一个机器人加以区别”。

多亏了人工智能,几年后我可能会用某个拼车应用软件叫一辆无人驾驶汽车。但说到防范虚假新闻、极端主义内容或网络操纵——我本以为这一目标更触手可及——科技公司坚称这项技术还不够先进。这个论断很难让人接受。在欧洲,政客们对科技平台无力清除恐怖组织散布的极端主义内容极为不满。在美国,科技集团遭到攻击:不久前,Facebook、Twitter和谷歌(Google)因俄罗斯特工利用其广告服务试图影响美国大选而受到美国立法者们的拷问。

我在硅谷听到的好消息是,在长期否认后,科技公司承认他们面临着信任危机。他们知道自己与社会和政府的关系到了一个转折点,并正在讨论如何应对。

然而,解决这个问题并不简单。对内容负责违反了科技巨头平台的本质。但当政客们称世上最聪明的人该有办法阻止某些内容时,他们并不考虑技术的局限性。而这些公司要在控制内容与言论自由之间寻求平衡,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尽管很迟,科技公司终于是被迫采取行动了。谷歌对搜索算法做了修改,Facebook和Twitter也将使其广告更加透明。这是否足以阻止滥用或防止下一次操纵政治事件的企图?也许并不能,而且科技集团可能还会因此蒙受更严重的信任缺失。

译者/偲言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