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台湾

2017年台湾政治纪事

林正修:台湾当前的停滞,有许多经济与人口学方面的解释,但根本原因在于政治体系的创新停滞,无法提供改革红利。

2017年的台湾没有选举,既可瞻前顾后,也可避免事后诸葛,刚好可以认真想想两个问题:一是国民党还值得寄望吗?二,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该如何制衡独大的民进党?

“大街骂扁,小巷道歉”的柯文哲

若要我挑一个年度最经典的场景,我会选台北市长柯文哲(题图)受访时说,前总统陈水扁“一开始是装病,但后来真的病了”,引起深绿反弹。但柯文哲觉得自己被误解,随后又派民进党籍的副市长向陈水扁道歉。柯的这种举措,用骂架的术语来说,叫做“大街骂人,小巷道歉”。柯自认为当选三年来,“骂他和支持他的人几乎对调”,而他自己则是纹风不动。

九月,台湾大学独派学生抗议综艺节目“中国新歌声”的活动,与统派团体爆发肢体冲突,台北市警察局事后逮捕滋事的黑道分子。面对协助统战的指控,柯文哲只说:“抵抗力强就不怕外面的细菌。”他强调系列活动经过陆委会的审批,台北市文化局只是协办。他貌似中立的态度让绿营十分恼火,但他在举办世界大学运动会以来的高民调并未受显著影响。

这场偶发事件让统派的老者与黑道江湖兄弟悲愤,也让年轻人与独派觉得委屈,更让台湾以往仅止于口舌的统独争议多了几分戾气。而绕开柯文哲反覆多变的言词,实情是他是岛内唯一通吃统独,涵跨绿黄(民进党与新党)的民选首长,看似游走于统独的边缘,其实柯文哲已经悄悄启动自己在政治光谱中的位移。

与上海交流时,柯文哲说到“两岸一家亲”。在两岸关系上,他总是比绿营向前多跨一步,但也仅只一步而已。 柯文哲上任三年来最为显著的成绩,是预算撙节,而非竞选时高举的开源新政。其人的政治敏感度与言语机巧,胜过对治理创新的好奇。凡此种种,北京应该也看在眼内。通过其在台湾的支持者,北京或许已经体认到,未来在国民党持续衰颓的情形下,柯文哲可能是少数可以牵制民进党的政治势力。于此平行发展的,是岛内传统的统派进一步的式微。

台湾统派何以沦落至此?照理说,据不完全统计,台湾有上百万的青壮人口在对岸经商就业,每年对陆享有上千亿美元的顺差,为何无法通过代议系统表现出相应的影响力?除了岛内的民意演化,更直接的因素是北京的战略转移及对台系统的疏懒僵化。今年十九大的党代表中,多了一个会讲闽南语的卢丽安,但卢丽安的功能仅止于门面,她及夫婿与台湾的连结,甚至比去国多年的海外台侨都不如。

从中南海来看,只要中美关系底定,即使绿营执政也难以突破中美共设的天花板。

相对于纷乱的黄海与南海,台海既非心头大患,也无短期可以收获的战果。所以出台“穷台”的经济凉战与军机绕台的心理恫吓的两手策略,看不出丝毫争取人心的企图。而国台办作为一个弱势的部委,则更无挥洒回旋的余地,只能僵硬地照本宣科。

两岸失控曾经是北京最深的焦虑之一,如今这种焦虑已经转变成轻视,台湾(及其民主经验)对对岸越来越不具参考的价值,大概是北京的统治者与其批评者之间少有的共识。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