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下午茶

与FT共进下午茶:金刻羽

哈佛才女金刻羽出身书香门第,履历光环笼罩。她如何定位自我,又如何定义世界? FT中文网首度走进她的生活、读书和思考空间。

“引商刻羽,杂以流徵”,这是比阳春白雪更高一层的音乐境界,出自战国时代的名篇《宋玉对楚王问》。金刻羽的父亲金立群,一位在中西文学均有深刻造诣的外交家、银行家,当年把深沉的爱和期望,凝聚在这个特别的名字里。而今,金家有女初长成,雏凤清于老凤声,青年经济学家金刻羽逐渐为大众所熟知。

金刻羽的专业领域涵盖国际宏观经济,国际金融以及中国经济,26岁获得哈佛经济学博士学位,29岁受聘伦敦政经终身教授。年纪轻轻,她已经在经济学界最有份量的 《美国经济评论》发表了两篇文章,本人也是《经济研究评论》的编辑委员会成员。她曾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纽约联邦储备局,英格兰银行以及其他众多金融机构实习和工作,报道见诸英国《金融时报》、《财经》、《波士顿环球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等知名媒体。2014年,金刻羽当选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她获聘耶鲁、哈佛、加州伯克利大学、清华大学等知名学府担任客座教授,同时兼任世界第二大奢侈品集团瑞士历峰最年轻且唯一的中国董事。 她从小熟读莎士比亚、精通中法英等数门外语,擅长钢琴、黑管、热爱网球、游泳……打开英文视频,常见她在彭博社、路透社、央视外语频道、CNBC、TED以及各大经济论坛的演讲发言和采访连线,外语流利、见解独到犀利,出众的经历和才华让普通人难望其项背。

很多人羡慕亚投行掌门人金立群教女有方,但“百闻不如一见”,从盛夏约到立秋,我们终于在伦敦市中心的寓所和金刻羽共进下午茶。

敲开门,我们眼前一亮——金教授身穿一袭黑色蕾丝及膝连衣裙,披肩直发,亭亭玉立,笑容明朗,和“学究”的固有形象相去甚远。

步入大厅,视线顿时明亮起来。客厅宽敞通透,最远处是一架黑色的施坦威三角钢琴,紧挨着钢琴的是一把苹果绿色设计简洁的沙发,配以落地白纱帘,清新淡雅。雪白的墙面镶嵌黑色的书架,码着中外书籍,其中一本是张爱玲的《小团圆》。书架的壁炉里,立着一尊木雕佛像。壁炉上方的CD架,满满都是古典音乐碟片。大厅中央是一张实木不规则的长方桌,木纹清晰,有视觉的轻松感。桌上的苹果电脑半开着,未完成的手稿摊在桌面上,写满了外文和公式。开放式的厨房,酒架上码着不少洋酒,而炖锅里熬着鸡汤,满屋飘香,显然,因为我们到访,主人还没有顾上吃午饭,却很热情的邀请我们参观一下她的房间。

墙上挂着一幅弧形的意大利海岛为主题的装饰画,被画作的文艺气息所吸引,我们几乎忽略了它其实也是一盏壁灯。 最为醒目的是满墙墨绿色为主基调的热带雨林壁纸,花纹繁复,但陈设简洁。

和客厅不同,书房小巧静谧,一部电脑,一摞书,一盏台灯。

“我常常在这里创作,早上头脑清醒,可以集中注意力三个小时,上午思考经济问题,然后是写专栏、准备采访、讲课等等,下午运动,有时候晚上会参加一些活动,虽然时间不会卡得太死,但是不会浪费时间,对我来说比较有意义的是与人交流、思考问题,”金刻羽说。

没想到我们还能参观金刻羽的衣帽间,从鞋帽到裙装,件数不多,但错落有致,梳妆台上有她常戴的项链和配饰。衣橱里的外套和衬衣以黑白纯色或者彩色几何图形为主,

她取出一件砖红色的天鹅绒长裙,“这是很简单的一个法国牌子,并不是大家很熟悉的牌子。法国女人就是这样,不需要很多金钱, 可以轻易的优雅起来。另外这件,是真丝的,在伦敦晚上有很多的这种活动 。我不追求名牌,就是喜欢质地和设计好的衣服。”

我的视线落在一件白底黑点的真丝晚礼服上,这是她参加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为欢迎习近平主席访美而举行的晚宴上穿的。赴宴当晚的照片上,女博士站在白宫前,手握着银色的坤包,一袭坠地v领真丝长裙,气质优雅。

“你觉得我穿着一身黑是不是太暗?”在正式访谈之前,她接受了摄影师的建议,戴上了一副富有民族气息的翡翠色耳坠,和一条银色带圣母像的项链。“我不是天主教徒,但是我很喜欢这个圣母的造型,特别有爱的感觉”。

因为常弹钢琴的缘故,她的指甲修得很短,没有为了采访刻意涂上颜色。她几乎素面朝天,但五官轮廓分明,稍扑粉底,抹上淡淡一层豆沙红的唇彩,面部马上变得明媚起来。

“你颠覆了过去人们脑子里对女博士固有的形象呢!”我打趣。

“女博士有多种形象。我建议现在的女孩有都应该去读一个博士,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样,”她爽朗地大笑起来。在北京朝阳举行的一场TED演讲中,金刻羽曾经和观众分享了教育对当代女性独立的意义。对于女性如何平衡生活与工作,显然金教授希望推出的人生函数,是在相对约束的条件下,始终把握好一个自变量。

“现代给女性更多的机会,使他们可以又有家庭又有事业。同时又要意识到因为女性可以独立,对于以后社会的结构会有很大的影响。这是我们大家都要意识到的。我觉得与其作太多的牺牲比如说去面对一些近期的压力,不如更好地去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作出明智的决定,这时候才有长期的幸福感。”

作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集团历峰最年轻的董事,也是该集团为数不多的女性董事,金刻羽坦陈,与其说与时尚触电,不如说她更喜欢瑞士百年品牌的工匠精神。

参观完伦敦的家,我很好奇她在北京的家里是什么样的气氛。

“家里有很多书,大家在一起都是经常在一起读书,一起听音乐,一起讨论一些问题,并不仅是经济,文学、历史、科学,什么都有,我爸爸比较喜欢看法文书。小时候读的书还是比较多的,家里有很多的书,当然有很多莎士比亚的原著,中学读莎士比亚原著已经是最基本的要求了。”

金刻羽的父亲金立群,北外英语系毕业,师从王佐良、许国璋等著名教授,被称为熟读莎士比亚的金融外交家,曾经在财政部、世界银行、中金公司等机构担任要职,现任亚投行行长,译作有《摩根财团》、著作有《英汉法汉财政金融词典》,《世界金融新秩序》、《“一带一路”引领中国》等。

父亲的治学、视野和经历对女儿有深刻的影响,中西合璧的博雅教育,让她从小养成了博闻强记、好学思辨的习惯,但女儿最终还是要走自己的道路。十四岁那一年,金刻羽只身赴美,就读于纽约一所顶尖私立高中。

“一开始当然不习惯,最需要克服的就是孤独感,住在美国人的家里,需要融入人家的生活里面。而且美国的高中竞争很激烈,而且比的还不止是学习,而是谁更受欢迎之类的。没有克制力很容易跑偏。”说到这,金刻羽若有所思。

“不过我知道自己有明确的目标,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去美国读书。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其他一切都可以牺牲”。

“很多美国学生在很小的时候就是读很多书,不是看文章多优雅,而是看观点、逻辑,是否有清晰的逻辑,我有强烈的意识要提高这方面的能力。”

也是在那个时候,弹琴成了她纾解压力的最佳方式,在学校走廊尽头,她伏在钢琴上,一弹就是几个小时。

而伦敦家里,自然少不了一架钢琴,我们很想听主人弹奏一曲。金刻羽在这架漆黑锃亮的施坦威钢琴面前坐下,有点羞涩地表示“有三个月没有好好弹琴了”。然而当她凝神静思,弹将起来,就很快进入自己的世界里,指法依然娴熟而触键有力,音符在黑白琴键上流淌,或婉约,或雄浑……

“教育很重要的是让你自己能够做自己的决定,所以我和父母会有很多的沟通。但是最终很多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做的。”高中毕业,金刻羽立定心志,选择了综合了人文历史的社会科学——经济学作为终身所爱。

“我最崇拜的一些经济学家,他们都是非常有创意的。他们不是说是在技术层面上,或者数学模型做得比较漂亮而成为好的经济学家,而是他们有思想、有创意,能力比较全面,涉猎广泛的范围。”

说到教育,金刻羽反复强调以兴趣为先导,去除功利的模式。“中西教育各有利弊,中国的严谨自律,结合西方的开放思维框架,会是一个完美的结合。美国教育最大的特点就是培养兴趣爱好以及鲜明的个性”。

“我觉得一个人最终成功,包括我见到的最成功的一些人士,都不是去追求成功带来的虚荣的方面。比如说名利、财富等等,他们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兴趣和爱好,这个才能够长久、才能够持续。”

“所以在中国你当一个好学生,考上一个好大学,但是如果没有去对你做的工作特别热爱的话,不是一个长久持续的动力。所以在美国一个很大的不一样是,他们会培养一些所谓超级明星的人才。中国会提高平均的能力,但是差异会缩小。美国培养鲜明的个性,中国提高的是平均值。但是中国培养的人才都有点像,像标准件。”

在她看来,要想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国家,反而要离开,从外部去观察,但未必一定要留学海外。 “重点是培养不同兴趣爱好,开放教育,培养思维框架,而不是工具和技术层面的。”

和金刻羽广泛的兴趣相匹配,她推荐的书,也具有跨界融合的特点:《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这是一本由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生理学教授贾德•戴蒙于1997年的著作,1998年曾获得普利策奖和英国科普书奖。国家地理协会根据本书拍摄了纪录片,2005年7月在美国公共电视网播出。

“它是分析每个国家是不是从同一个起跑线开始,为什么有的国家会突飞猛进的发展,有些国家比较落后,做出了一些对于地理研究的观点。非常有意思、有创意。”

金刻羽说,之所以推荐这本书,因为这是在哈佛读本科的时候,唯一一本同时在经济学、历史和科学课程里的必读书。而结合深厚实践经验与理论水平的著述,如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写的《世界秩序》,也让金刻羽爱不释手。

“泛读、深读能够潜意识里帮助一个人提高思维能力。泛读重要,但要有纵向性的提高就要深读,分析和深度思考专门细读某个段落、章节 ,学得更多。”

机缘巧合,三十年前,父亲金立群作为翻译参加了巴山轮会议,三十年后,女儿金刻羽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在巴山轮会议上现身。笔者在伦敦举行的博鳌金融工作论坛上,曾和众多中外媒体集体采访了以亚投行行长身份出席的金行长。金行长纵横捭阖、字字机锋,如今在女儿身上,我看到了乃父的风采,光芒毫不逊色。不过,父女俩往往是“和而不同”。

“父亲会跟我交流国内国外的情况,不过我们经常是到了同一个论坛上,才发现我们其实经济观点有差异,”金刻羽笑着说。

她公开发表的诸多观点,令人耳目一新。比如,对待人工智能,她说:“我并不担心人工智能取代了当前的工作,因为新的工作也会创造出来。我最担心的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已经不能通过工业化作为一个渠道和路线来提高生活质量扩展经济,穷的国家怎么办?中国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受益于工业化的大国,能够通过工业化提高中产阶级发展机会。”

对于中国经济转型,她说:“世界进入了‘新常态’,而中国没有...... 全球经济有一种新常态,就是低利率和通货膨胀比较低。普遍而持续了二十年。但中国还没有达到一种真的需要放慢增长速度的一个情况。”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的症结在于资源错配,动机扭曲,占比30%的国企,占用了更多的金融资本。杠杆率低的中小企业反而贷不到款。家庭储蓄率高,而储蓄回报又非常低。但资源错配代表什么,如果经过资源重组,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发展余地。而不是只是说我们进入了新常态,干脆大家就去找别的增长方式。”

关于影子银行,她认为: “影子银行其实不全是不好的。一定程度上给中小企业贷款的机会,展示了银行放宽之后的情况。”

关于中日经济对比,她说:“中国会不会像日本?中国和日本不同,中国城镇化还没有达到高水平, 而日本普遍达到高收入水平。但中国现在的政策不让资金外流,也会带来很多风险,带来很多的压力,所以我不赞同资金过多管制,因为会带来更多的扭曲,不宜作为长期政策。”

对于美国特朗普经济,她说:“我觉得特朗普的政策没有逻辑,但特朗普对经济的影响还是很小的。因为美国是一个完整的系统。这个经济系统非常完整,比较独立。当然了特朗普在外交上对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印象,可能会带来很多不同的效应。但是对于整体影响经济能力有限。”

关于中美博弈,她说:“在一定程度上中国没有选择,大家在期待有一个能够推动全球化的推崇者,在美国在放弃在很多方面国际领袖地位的时候,就把中国推上去了。我觉得‘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想法,因为它有直接的经济效应,但是在西方看来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中国要学习如何公关,所以PPP的合作(公共私营合作制)很重要。”

我问:“如果多一些像你的父亲那样,‘既能喝咖啡又能喝白酒’的中国人,是不是这种沟通会更顺畅?”

金刻羽笑了起来:“中国需要提高软实力,需要既了解西方社会、又了解国内情况的人士来帮助中国树立一个新的形象。”

三个小时不知不觉过去,送我们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角落里躺着一只蓝色的行李箱。

“我过两天又要飞,”她说。

“你的生活就像候鸟。”

听了我的评价她微微一笑,“家里人也不知道我都在世界哪儿跑呢。”

说到这,让我想起黎巴嫩诗人纪伯伦在《先知》里写的:“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

我们看到了这支飞出的箭,心里赞叹那静止的弓。那么这支箭要飞向何方呢?

我问了一个很直率的问题:“未来打算一直做学术还是学而优则仕?”

“我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规划得很死。但是很重要的是未来如何回报社会。因为我看到西方国家很多非常优秀的学生对社会的责任心很高,所以我也在通过自己的环境享有的一定的优势思考怎么样贡献社会,”她说。

长期、持久、责任感,是我从金刻羽口中听到最多的词。她想用一个经济学家的理性来规划人生,活出一种理想的状态。

而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我也看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榜样,有智慧的父母,给孩子滋养,给孩子工具,给孩子自由,与孩子一同成长,最终,和孩子一起回馈社会。

若中国之青年,在世界潮流中,以科学为舵,文艺为帆,憩于理性,行于热情,浩浩荡荡,百舸争流。这幅图景,令人憧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