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在柏林品中国沉香?

宋佩芬:德国收藏家弗尔睿在柏林创立的弗尔睿典藏美术馆引进“品香室”。他痴迷中国品香文化。

品香文化在中国盛传千年,自汉代以来,不论是文人雅士还是皇亲国戚都会热衷于“烧香点茶,挂画插花”。这所谓的“文人四艺”就是透过嗅觉、味觉、触觉与视觉来品味生活,提升境界。现在不仅仅在国内,德国柏林的弗尔睿典藏美术馆也出现了中国文人范儿陶情养性的烧香与挂画。

弗尔睿典藏美术馆于2016年4月开幕,建筑物曾经是纳粹的电信通讯碉堡,德国收藏家弗尔睿从英国邀请了具有极简主义风格的建筑兼设计师约翰⋅波森 (John Pawson),让他将碉堡改造成美术馆,用以展出弗尔睿所收藏的中国古典家具、南亚的古艺术以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凭着独特的美感,弗尔睿以时代交错,东西并置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收藏。除了展览空间之外,弗尔睿还开辟了三个独立空间,一个是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得见美国作曲家约翰∙凯基钢琴曲的“音室”,另一个是由碉堡边的运河引入水源的“湖室”,最后一个是在2017年10月刚开辟,不仅仅在德国,在全世界的美术馆都独一无二的“品香室”。弗尔睿希望透过音乐、艺术以及品香来达到经常和瓦格纳歌剧并提的“总体艺术”境界。 品香室位于地下一楼,和展厅一样是个环境舒适的暗度照明空间。香室内只摆了一张品香用的圆木桌和5座板凳。另外倚著墙边还有张黑漆长桌,桌上摆了一些品香的用具。家具虽然稀少,它们的来头却不简单。所有的器具、香桌和椅凳,加上特别为执行品香仪式的香主人及参与贵客所准备外挂与拖鞋,都是由弗尔睿提供概念,让波森用特有的极单风格设计。弗尔睿虽然深知中国文化,还是邀请了来自台湾的陈仁毅提供咨询。品香桌和座椅就花了陈仁毅与上海的陈国凡共同合作的“春在-德古工作室”(Degoo-Chunzai Workshop)一年的时间,从2.5吨的木头中挑选出最好的材质,由中国传统工匠以手工完成。另外,靠墙的长桌是明代家具,置香用的三个云母叶全部是24克拉黄金制成,夹用的镊子则是22克拉黄金,风拂柳与金风引的手柄也分别用24克拉纯金以及紫檀木和竹子,外接琉璃金刚鹦鹉羽毛所制成。在过去,如此的铺成可能只能在宫廷内享用,即便在台湾或中国大陆都可能十分罕见,更何况柏林? 弗尔睿在14、15年前第一次在台湾与沉香结缘。当时品香仪式刚发展不久,但是他立刻被这个古老的仪式以及品香的感受所诱惑。不过他没有立刻一头栽入,而是花了10年来观察、品味与学习,直到五年前在策划美术馆时,认为品香的艺术价值与他的收藏相投,于是决定在美术馆内开辟一个专为品香而立的空间,让品香客有机会在近一个钟头的时间内深入体验嗅觉所引发的各种愉悦。“对我而言,品香是纯粹的感官享受。有些沉香需几百年才能生成,我很注重时间与过程,我喜欢品香仪式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需要时间来体验。”弗尔睿热心表达。

品香虽然有深厚的历史,但是在国内是几年前才兴起。沉香最重要的产地是海南岛以及越南的芽庄。由于沉香需要数十年甚至数千年才能够形成,上品沉香的价格有可能超过每克6,500欧元,堪称世界上最昂贵的天然原材料。

弗尔睿美术馆的品香仪式提供三种沉香,包括越南黄土沉香、越南绿奇楠、以及海南奇楠等珍贵稀有的沉香料。每一种沉香在前后会散发不同的气味,所有在大约50分钟时间内,品香者可以体验六种不同的气味。但是每个仪式最多只允许4个人参与,“这是因为如果人多,时间拉长,香的味道也会改变。”弗尔睿解释。

对品香陌生的人而言,250欧元的参与费用听起来相当可观,然而与弗尔睿共同策划仪式的香主人王俊钦则认为:“法国的芳草专家曾说过,奇楠一出,方圆百草必枯。因为所有的能量都被奇楠吸收了,我们做了一次品香就好比走了一天的森林,吸收了大量芬多精,让你身心舒畅。”他还认为,由于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茶文化已经在欧洲植根,这很可能为品香打开切入点,即使打前哨的不太可能是“一两沉香一两金”的极品。

弗尔睿典藏美术馆

Hallesches Ufer 70, 10963 Berlin

www.thefeuerlecollection.org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