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语

英语和新的全球精英崛起

库柏:下一代全球统治阶层将主要用英语来认识世界。但是,当完美英语成为标准时,英国人和美国人将失去优势。

全球最知名的Youtube网红可能就数PewDiePie了。表面上,他的视频是表达他对视频游戏的看法,但这些视频也通过最地道的年青人口头英语表达了他的生活哲学:“不要做一盘沙拉,尽力做一棵最棒的该死的西兰花!”他有5930万订阅者(他把这些订阅者称为“兄弟”)。虽然去年他因上传反犹太人视频(他说他只是在开玩笑)而遭迪斯尼(Disney)解约,但大部分订阅者仍在继续关注他。

PewDiePie住在英国的布莱顿(Brighton),但是——正如他视频中不太明显的口音所暴露出的——他是瑞典人,真名叫费利克斯•谢尔贝里(Felix Kjellberg)。他出生于1989年,属于第一个“全球世代”,这个世代的许多非英语国家的人也能说一口完美英语。对美国和英国来说,这种转变是个不祥的征兆。拜英语所赐,这两个国家主导了全球的话题。他们的娱乐、媒体、大学和科技行业均傲视全球。但现如今,在PewDiePie一代、机器翻译、英国脱欧和特朗普(Trump)的共同作用下,美英两国的主导地位受到了威胁。

一直以来,都有一些非母语人士成功混入了全球英语话题中。比如,在音乐界,有PewDiePie的北欧同胞——瑞典的阿巴乐团(Abba)和冰岛女歌手比约克(Björk)。但是,大多数雄心勃勃的外国人壮志难酬的原因是,他们讲的不是英语,而是“全球语”(Globish): 一种用词简单、乏味、没有习语、口音很重且词汇量极少的英语。 所以,他们讲英语时很难像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一样风趣、智慧和酷炫。

这种情况产生了十分严重的后果。日本作家水村美苗(Minae Mizumura)在《英语时代的语言沦陷》(The Fall of Language in the Age of English)一书中说,“在互联网上,用英语阐述的观点成为了‘真理’。”她指出,较之用其它语言所做的表达,完美英语不仅听的人更多,而且更加受重视。试看全球精英阶层对《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那种神秘的崇敬,或者特朗普怒怼媒体的口头禅“假新闻”在全球独裁者中的广为流传。相反,荷兰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耶稣重返人间,而一家荷兰报纸报道了这个消息,全世界可能永远不会注意到。

但现在,正当民粹主义者试图逆转全球化进程之际,经历了互联网、柏林墙(Berlin Wall)倒塌和中国对外开放的第一个全球世代成长起来了。这一代人一直都明白,只会说“全球语”是不够的。1977年出生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用英文录制了一个名为“让地球再次伟大”(Make the Planet Great Again)的视频,在全球引起了反响。俄罗斯喷子在社交媒体上用英语影响了别国大选。在印度,有史以来首次出现了以英语为母语的新一代都市人。他们不再说“Head is paining”(头在痛)这样的印式英语了。人类学家诺哈•鲁什迪(Noha Roushdy)在一篇报告中说,在埃及,一些在私立英语学校上学的孩子现在说阿拉伯语都很困难。这些孩子正在被训练成为能让外国人听懂自己说话的人。

而且,培养能讲完美英语人士的生产线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行。全球各地越来越多的大学提供英语教学课程。荷兰是欧洲地区英语教学的领头羊,紧随其后的是北欧国家。这些国家目前正在吸引世界级的外国学者。而且在英国脱欧后,预计英国的大学会有大量人才出走。如果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政对英语人才产业构成阻碍,欧洲大陆应该会受益。阿姆斯特丹和哥本哈根已经基本了实现了双语化。柏林和巴黎也紧随其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