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8冬季达沃斯

达沃斯论坛与会者最担心什么?

邰蒂:世界经济论坛最新年度调查发现,与会者最担心的问题,包括不平等、极端天气事件、自然灾害、甚至战争。

去年,规模为16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Bridgewater发布了一张有关现代政治的图表,这张图表令人震惊的原因至少有两个。首先,图中数据显示,西方民粹主义、反建制派候选人(例如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法国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以及英国工党党魁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获得的投票比例从2010年的7%飙升至2017年的35%。

第二,这张图表显示,最近历史上出现过的唯一一次这么大幅度的数字飙升是在上世纪30年代,当时也是一场金融危机导致民粹主义出现。那时,这种变化预示着民族主义的崛起并导致战争。历史是否会重演?

全球精英越来越担心历史再次重演。世界经济论坛(WEF)上周三公布了对其成员的主要担忧的年度调查结果。

经济和金融风险曾经是世界经济论坛代表们担心的首要问题。例如,在本10年之初,银行业危机、债务增加以及增长缓慢等问题排在前列。

然而,2018年,这些金融风险不再出现在代表们的脑海里;或者肯定不会排在前面。企业高管、金融巨擘和政治专家担心的是那些经济学家和金融家断然无法解决(甚至构建模型)的问题。

世界经济论坛成员担心,不平等正引发危险的社会分裂以及Bridgewater那张图表所揭示的民粹主义。让他们深感担忧的是“极端天气事件”、“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未能减缓”。

然而,他们列出的另一项威胁在几年前几乎都没有提到:战争。他们感到2018年最大的危险(从影响来看)是有人会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越来越多的人还担心战争的数字代理:网络攻击。

世界经济论坛几乎所有成员(93%)都认为,今年,国家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冲突会增多:79%的人认为,军事冲突的风险日益增加,78%的人预测,大国将卷入地区战争。毫不令人意外的是,世界经济论坛有三分之二的代表得出悲观的结论:今年全球风险将高于去年。

这种看法完全有可能是错误的。长期以来有关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个笑话(这次峰会上肯定会再次出现)是,投资者应把达沃斯辩论视为“反指标”,因为它往往会错过当下的重要问题。

尽管Bridgewater等机构的图表很有趣,但上世纪30年代并非投资者需要研究的唯一十年。19世纪末(在选举数据可汇编之前),美国还遭遇过一场金融危机,催生了民粹主义;但那一次没有导致战争。

即便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有些粗糙,但它确实反映出冲突增加的共识,这种共识已根深蒂固。华盛顿弥漫着一种猜测,认为特朗普正考虑对朝鲜发起单边行动,即便同时沙特阿拉伯正把美国拉入与伊朗的战争,同时中国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

特朗普本周将出席达沃斯论坛,他肯定会努力递出几枝橄榄枝。但他将面临严重怀疑:上周四发表的一份盖洛普(Gallup)调查显示,过去一年全球对美国领导层的信心大幅下滑。到处是分裂。

即便达沃斯有时可以充当一个“回音室”,但世界经济论坛的这项调查应让投资者停下来思考,尤其是在他们目睹西方市场资产价格高企(尽管波动性低)的情况下。它还应促使投资委员会和高管们就他们能否建立对冲应对这个严重分裂(还可能危险)的世界展开辩论。

过去,答案一直是否定的。投资者不善于为尾部风险做准备;战争并非可以建模的环境危险。但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2018年,金融行业将争相提供大量对冲“世界末日”的产品;实际上,这些产品的销售宣传肯定将在达沃斯开始。

我们应该希望和祈祷这种辩论有助于全球精英集中思想,至少推迟已在逼近的“世界末日”的到来。

与此同时,密切关注达沃斯今年担心不够的事情吧——也就是全球金融这个大麻烦,尤其是在中国等地。

译者/梁艳裳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