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是个什么样的“天才”?

拉赫曼:自称“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的天才”的美国总统,显然不属于经典意义上的天才,但他有理由称自己是另外三种类型的“天才”。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称自己是一个“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的天才”时,就连他的一些支持者都在窃笑。这位美国总统显然不属于任何通常意义上的天才。他的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据称曾形容自己的老板是个“操蛋的白痴”。

但特朗普有理由称自己是另外三种类型的“天才”:政治天才、直觉天才和邪恶天才。对特朗普的道德厌恶意味着,他的对手不愿承认他有任何智慧或成功之处。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也是危险的。这是美国总统经常让对手措手不及的原因之一。

正如特朗普在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是“天才”的时候所指出的,他取得了美国现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就。他以完全的政治局外人身份首次尝试竞选总统就得手。他的对手会指出,近日的政府停摆表明了这位总统完全不适合执政。但作为回应,特朗普的支持者会指出美国经济不断增长,而且30多年来首次通过了大规模税改。

当初特朗普的竞选主题是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反对移民,而政坛体制内人士确信这些理念必然失败,甚至是非美国的。但政治直觉告诉他其实不然。与特朗普闹僵的竞选经理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经济和文化方面有一些宏大的理论,还经常援引一些鲜为人知且恶毒的欧洲哲学家。特朗普的直觉告诉他,他可以打破禁忌,而且不仅不用付出代价,实际上还能得到回报。

特朗普罔顾事实和基本礼仪的事例多到让人难以记清,更不用说一一列举了。但这些事有一个共同主题。主流媒体(我是其中自豪的一员)一次又一次地宣称,他这次做得太过分了,肯定完蛋了。而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他们错了,他愈战愈强。那些未能在政治上终结他的东西——尤其是种族主义和贬低女性——实际上让他变得更强大。

这就是为什么把特朗普形容为一个“邪恶”天才也合情合理。他故意用谎言和攻击性语言来煽动美国国内的文化战争和种族矛盾,相信自己可以在政治上受益。特朗普对来自“粪坑国家”(shithole countries)移民的抱怨所引发的争吵,与当年启动他政治生涯的“birther”运动——质疑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并非出生在美国——可谓一脉相承。

特朗普和他的许多支持者在不明说的情况下,捍卫着美国作为一个“白人国家”的理念。反对者说得没错,这一理念是一种种族主义愿景。但如果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决定性的论点,就可能错了。预计到本世纪40年代,美国将变成一个“少数族裔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白人仍将是最大的种族群体,但他们的人数将不到美国总人口的50%。通过攻击墨西哥人、穆斯林和海地人,同时呼吁更多来自挪威的移民,特朗普在直接争取那些对种族和人口结构变化感到愤怒的选民。近日的政府停摆也与这些问题有关,因为事件的起因是总统拒绝对那些在儿童时期被非法带来美国的无证移民网开一面。

永远不应忘记的是,多数美国白人投票支持特朗普。这些选民现在可能会因为他的“粪坑国家”言论就出于厌恶而改变立场吗?还是更有可能默默地表示赞同?记录似乎表明,特朗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虽然他关于种族和移民的观念令人讨厌——但这些观念也是广泛抱有的,而且不仅限于美国。日本在整个2016年仅接收了28名难民,而2017年上半年的数字是3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非华裔移民几乎不可能获得公民身份,因为中国的国籍法明确提及“中国人的近亲属”。波兰和匈牙利政府拒绝接受欧盟(EU)规定的难民配额,致使欧盟在这一问题上陷入分裂。要求对英国边境“收回控制权”是英国退欧公投通过的根本原因。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政治命运的下滑,与她向100多万难民开放国门的决定密切相关。

迄今还没有欧洲国家选出一位特朗普式的领导人。但欧洲大陆的政客们正纠结于尝试将自由主义原则与现实政治结合起来。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嘴上说着宽容,但实际上正在加速驱逐非法移民并收紧对边境的控制。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党内也没人呼吁匈牙利政府拆除帮助阻止难民涌入德国的边境墙。

美国总统利用的恐惧和仇恨,远不止存在于他的根基选民群体。自由派政界人士需要找到更有效的政策和话语来应对这些担忧,不然的话,“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的天才”可能继续智胜他们。

译者/申凯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