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对比

硅谷应向中国同行学习

莫里茨:加州有很多无聊的政治敏感性,而中国的科技公司专注于追求卓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做生意往往更容易。

中国叫车服务公司滴滴(Didi)宣称,外卖企业美团(Meituan)开展网约车业务的决定将会引发“世纪之战”,这突显出中国科技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

这一战斗号召肯定会对滴滴员工起到激励作用,尽管很难看出他们怎么才能更加努力地工作。但它的确揭示出,中国科技公司与西方同行之间的职场生活存在鲜明反差。

在加州,博客圈充斥着对生活不平等的抱怨。其中的一些抱怨(特别是对女性来说)确实有些道理,而对某些人来说,他们的清算日早就应该来了。但许多令人沮丧的讨论像是无聊的分心。近几个月来,人们抱怨受邀为企业演讲的嘉宾的政治敏感性;辩论陪产假有多长才合适,或者工作/生活平衡;人们还抱怨需要即兴音乐演奏空间。似乎只有脱离现实的社会才会操心这些。

中国的科技公司不会讨论这些,这里的工作节奏非常快。在中国,高层管理人员在早上8点左右开始工作,往往直到晚上10点才下班。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每周工作六天——还有不少人每周工作七天。工程师的作息习惯略有不同:他们会在上午10点左右开始工作,午夜离开公司。除了春节和中国国庆两个长达一周的假期之外,大多数人只会再休短短几天假。一些科技公司还为选择住在企业总部附近的员工提供租房补贴。

在加州,这种节奏在公司刚成立头两年可能比较常见,但随后就会减缓。相比之下,在中国相当常见的是,成立10年和15年的公司的管理层在工作晚餐后再开两到三场会议。如果一家中国公司安排周末的工作,没有人抱怨错过了少年棒球联盟的比赛,或者没法与朋友们打篮球。难怪在一家中国公司里,常常有许多人在午间休息的时候趴在办公桌上打盹。

尽管家里的大男子主义仍然很普遍,但女性在中国科技公司更容易获得认可和尊重——尽管她们在高级职位中的比例仍然严重不足。在这些抱负极高的人士中,有不少每天只有几分钟见到自己的子女——孩子经常由祖母或保姆抚养。甚至还有渴望花时间陪妻子的丈夫与妻子一起出差来保持联系的事例。

还有根深蒂固的节俭意识。在大多数领先的科技公司,没有700美元的办公椅或大电脑屏幕。相反,它们的家具往往很简朴,所有人都用笔记本电脑工作。设施经理常常为每个员工分配80-100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而加州的办公空间标准是这个数字的2-3倍。

在长途出差时,大多数员工会坐经济舱,还有许多人合住酒店客房以节省成本。同样让西方人感到吃惊的是,一个茶包要重复泡多次,或者在冬天,员工在办公室里穿上外套和围巾来抵御刺骨的寒冷。

中国也有很多工作场所没有这类敏感,尤其是在大型国有企业。在北京、上海、深圳和广东以外,中国其他地方的工作节奏也比较慢。毫无疑问,这种职业道德也源于对艰难困苦的记忆和对改善个人状况的渴望。还有部分原因是人们不那么重视健身——在硅谷,人们每周会投入8到10个小时健身。

对西方人来说,中国的做法似乎不健康,也没有什么吸引力——而且随着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集体奔小康的渴望可能开始减退——但就当下而言,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实。西方投资者可能会抱怨说,它们无法投资于某些公司,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投资于最出色公司的机会是有的,而且在许多方面,在中国做生意比在加州更容易。

随着中国科技公司在境外发力,西方企业的习惯将开始显得过时。

本文作者是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合伙人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