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特朗普关税举措没有策略性可言

贝蒂:特朗普征收关税之举不是为构建人们对贸易的信心而作出的战术性让步,而是在对贸易体系发起全面进攻。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拟议的对钢材和铝征收关税的举措,可能有一些富有远见的政治理由吗?有没有可能,无论这些举措导致了怎样的短期经济损失,它们可能提高整个贸易体系的可信度,并增强美国人对这个体系的信心?显而易见的答案是“不”,这也是正确答案。但是,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以往那些未造成灾难性影响的类似举措。

贸易防卫手段表面上的经济理由通常是抵制外国出口商或外国政府的不公平行为,或者帮助缓和突然大量涌入的进口产品对国内生产商的冲击,从而防止市场紊乱。(而特朗普征收关税的理由是国家安全,这明显是个幌子。)

然而,贸易防卫手段还有一个通常心照不宣的功能,就是作为政治泄压阀,给企业和劳动者留下一种印象:在紧急情况下,即使是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也可以打些折扣。这种主张认为,这样一来,贸易防卫就能够进一步深化贸易体系的政治合法性,从而让市场保持开放。

曾是华盛顿处理贸易纠纷的知名律师、现任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的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将贸易防卫比作在汽车里系上安全带:它可能会直接限制你的行动自由,但会让快速行进更加安全。

这个理论有一些道理,然而也有相当严重的缺陷。一是这个泄压阀被设置得如此灵敏,导致引擎直接停止运转了。2008年多哈回合(Doha round)多边贸易谈判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但最终的导火索是一场关于发展中国家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SSM)的争吵。

农业出口商抱怨,这种特殊保障机制(不出意外是由一贯的农业保护主义国家印度推动的)很容易遭到利用,整体上,这将导致它们获得的市场准入更少,而不是更多。另外一个问题是,如果使用贸易防卫手段违反世贸组织规定,这些手段将削弱,而不是推进整个基于规则的贸易事业。

尽管如此,在美国内外,还是有一些自主使用贸易防卫手段,结果可能实现了一些有用政治目的的例子。2009年,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征收关税,这一援引“421条款”而采取的行动依据的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中的条款,其经济理由非常薄弱。最终,此举浪费了金钱,也没能保住多少工作岗位。但这一举措是符合世贸组织规定的,事实上也并未给后续的类似行动打开闸门。此外,此举可能还帮助奥巴马政府的医改计划赢得了工会的支持。通过减少对雇主供应的医保方案的依赖、从而削减失去工作带来的灾难性成本来实现的医保覆盖率提高,很可能从侧面让全球化得到了更大支持。

2005年,《多种纤维协定》(Multi-Fibre Arrangement)下的全球纺织品配额体系到期时,正值中国劳动力成本套利的出口机器全力加速之际,这导致发达经济体的服装进口量激增。美国和欧盟援引写入《中国入世议定书》中的纺织品特殊保障条款,并达成协议减缓了这股进口洪流。在欧盟,由此导致的服装零售商和欧洲本土制造商之间的口角被称为“胸罩战”。在政治上,这令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颇为尴尬。不过,最后,在签署过渡协议后,中国制造的服装重新流入欧美,由《多种纤维协定》到期带来的朝着更自由的全球服装市场发展的可喜动向得以继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