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四十年量级的改革再出发

程实、钱智俊:面对新一轮改革浪潮,一个基础性问题亟待解答:什么是新时代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特质?

首先,要素的有序自由流动。优化要素配置的首要条件,在于要素能够高效自由地流动。由此,本轮改革正在着力打通五条要素流通动脉。其一,从横向产业结构看,通过继续抓好“三去一降一补”,将要素资源从产能过剩、库存过多、杠杆过高的低效率产业挤出,并通过大力简政减税减费和放管服改革,降低要素流动成本,加速要素向战略新兴产业迁移。其二,从纵向产业链条来看,以国资国企改革为代表的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有望打破上游产业的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纾解要素市场和产业链条的结构性扭曲,进而提高对下游产业尤其是新经济的要素供给效率。其三,从城乡互动来看,一方面以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为突破,打开农村闲置要素的利用渠道,一方面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引导城市冗余要素向边际产出更高的农村沉淀,进而在城乡要素双向流动中实现乡村振兴。其四,从区域协调来看,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与粤港澳构建的“一体两翼”,将成为增长极西行和扩散的主动脉,并利用城市群的逐级传导,将要素活力注入区域经济的毛细血管。其五,从内外联动来看,以“一带一路”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以金融市场开放对接全球投融资需求,以人民币国际化引导主权信用输出,进而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助力要素资源“引进来”和“走出去”。

其次,要素的市场化配置。在要素有序自由流动的基础上,最大化要素利用效率的关键,在于以价格信号为引导,发挥市场对要素的配置作用。为此,本轮改革正在增强三大要素价格的市场化和有效性。第一,自然资源价格。防治污染攻坚战、环保严监管和绿色税收体系,本质上是将资源使用的负外部性(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等),重新纳入资源定价,从而恢复价格的调节功能。由此,上升的价格压力将准确清理产业链各环节的低效率、高污染企业,为高效率、高技术的企业扩展生存空间。第二,资本价格。十九大以来,一系列金融监管新政一方面致力于打破“刚性兑付”,挤出无风险利率中的虚高水分,另一方面推动穿透式监管全覆盖、治理市场乱象,使投资风险与收益合理匹配。这些举措正在系统性地修复金融市场的定价扭曲,引导资本脱离过剩产业、地方隐性债务和金融空转,流向实体经济的新兴领域。第三,汇率价格。正如我们此前研究所述,得益于811汇改,人民币汇率已经回归调节内外部经济均衡的功能本位。未来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的继续深化,人民币汇率将长期稳定于均衡水平附近,进而准确反映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中要素的相对比价,使中国经济高效参与全球要素资源配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