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特朗普

特朗普的“富商治国论”

库柏:富商比政客更善于管理政府的观念,是特朗普的基本承诺。他的女婿和高级顾问库什纳,正是这种“商人谬论”的化身。

1884年,19岁的沃伦•哈丁(Warren Harding)收购了俄亥俄州一份发行量不大的报纸,很可能花了450美元。到了1920年他竞选美国总统时,这份报纸让他变成了富豪。哈丁以企业家的形象参加竞选,承诺“让政府少管企业的事情,让政府更像企业”。他往往被形容为美国最没水平的总统,直到现在。

“商人谬论”——有关商界富翁(从来不是女性)能够比单纯的政治人物更好地管理政府的理念——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基本承诺。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女婿、房地产同行继承人、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他在白宫的生意往来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的陨落如此说明问题。库什纳是商人谬论的化身。以下是这之所以是谬论的原因。

• 管理企业比治理国家简单得多。两者甚至并不能用跳棋和国际象棋之间的区别来解释,而是跳棋和在无限大的棋盘上同时下几盘国际象棋的区别。

特别是在美国,企业只有一个目的:盈利,通常是在某个行业盈利。最简单的公司——像库什纳家族和特朗普家族这样的私有家族企业——不需要担心股东。老板决定一切。他不浪费时间在官僚的表格上列出自己的境外关系人。如果某个雇员碍事——比如一心追查“通俄案”的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你就炒掉他:嘭!纽约房地产界没有无聊的制衡机制。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政府要处理无法解决(甚至无法完全理解)、只能管控的“棘手问题”:社会不公、敌对大国或者气候变化。硅谷的“解决主义”在政坛很少管用。

管理政府有点像管理一家上市的大型综合企业或美国军队。但事实上,总统一职本身很特殊,因此候选人的性格和智力比经验更重要。

• 商人出身的政治人物往往盲目自大。这通常源自于“金钱至上的错觉”:有关人生是一场发财致富的竞赛,因此富人(“赢家”)拥有独到智慧的观念。

很多商人想象自己在自由市场中白手起家;只有“让政府少管企业的事情”,才能让更多人走上这条路。这种自我形象往往忽视了大环境:此人的父亲打造了这家企业(最终因某个荒谬的技术细节而入狱)或者政府确保他的合同得到履行,并为他的员工提供了教育。纠正商人谬论的方法是思考刚果商人的命运:他们会因感染霍乱而英年早逝。

曾在库什纳的报纸《纽约观察家》(New York Observer)当主编的凯尔•波普(Kyle Pope)回忆了他的老板对新闻从业人员的“鄙视”:“感觉几乎像是,‘如果你的年薪只有3万、4万美元……你必然是个十足的输家’,”他在《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的一个播客上表示。库什纳似乎同样鄙视在简陋的政府办公室(记得特朗普曾称白宫是“垃圾场”)工作的没出息官僚。在你对付中国时,为什么要聆听那些从未解决过中国问题的所谓中国专家的意见?

美国富人倾向于蔑视政治人物,因为他们已经学会把后者当作卑微的服务提供者,只会直挺挺地坐着乞求捐款。库什纳的父亲是民主党的捐款者,曾经让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他位于新泽西的家里留宿。(当时这位以色列的未来领导人睡在贾里德的房间里;而贾里德搬到地下室睡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