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洲股市

欧洲股市为何跑输美、日市场?

周茂华:2017年欧洲经济增速与央行宽松力度均超过美日,但为何股市掉队?欧洲资产超配时机是否到来?欧洲经济基本面面临哪些不确定性?

2016年11月以来,欧元区民间经济扩张步伐持续扩张,逐步摆脱通缩风险,数据显示,2017年欧元区经济环比年化增2.5%,好于美、日的+2.4%和+1.6%;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幅度最快,截至2018年2月欧央行总资产达到5.5万亿美元,高于日本央行、美联储的4.99万亿美元和4.44万亿美元。但欧洲股市整体表现逊于美日,2016年12月31日-2018年3月5日,欧洲三大股市涨幅均落后于美、日,标准普尔500指数、日经225指数涨幅分别达到23.5%和14%,但欧洲三大股指中表现最好的巴黎CAC40指数涨幅7.8%。

欧洲股市表现落后于美日主要受到三方面因素拖累:

首先,政府杠杆不降反升。欧债危机已经过去7年,但欧元区债务仍处于高位或者政府降杠杆成效不彰。截至2017年3季度末,欧元区政府总债务占GDP比重88.1%,较2010年1季度83.9%上升;重债国中,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政府总债务占GDP比重较2011年均有不同程度提升:177.4%、134.1%、98.7%和130.8%,2011年末分别为:172.1%、116.5%、69.5%和111.4%(见图1)。政府高债务问题始终是悬在欧元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经济放缓或利率快速上升都将导致投资者对欧元区债务可持续的忧虑。欧元区高债务与日本高债务对市场影响之所以不同,就在于欧元区财政政策分治与各成员国的发展极不平衡。

图1:欧元区及成员国政府总债务占GDP比重

数据来源:Wind资讯,欧盟统计局网站,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

其次,结构性改革缓慢。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元区在欧盟及核心国倡导下,欧元区部分成员国也在经济结构、劳动力市场等方面推进一些改革,但整体进展缓慢,结构性问题仍将对内需构成制约。例如:人口老化、高福利制度、财政分治、区内不平衡、贫富分化等结构性问题进展缓慢。人口老化将拖累拉动生产率上升,薪资增长缓慢,加之贫富分化将对欧元区内需及通胀构成制约;财政分治与区内经济发展不平衡将使得欧元区结构性改革推进缓慢,而改革存在镇痛且涉及众多成员博弈,欧元区改革路漫漫,同时,各成员国发展不平衡将导致欧央行政策决策更为复杂,欧元区经济持续扩张,德国等经济存在过热风险,欧央行收紧政策,但利率过快上升将使得部分边缘国债务风险上升;欧元区高福利支持具有刚性或棘轮效应,欧元区财政负担将继续增长。从以上粗线条分析看出,欧元区债务风险的消化仍将经历漫长过程,并且这个过程存在不确定性。

最后,政局波动。欧元区外部面临地缘政治风险,内部面临民粹主义崛起,以及各成员国发展不平衡问题。2018年3月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赢得德国社民党支持,德国大联合政府执政的局面成型;在3月5日意大利2018年议会选举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左翼民粹主义五星运动党得票率最高,为30%,成为意大利第一大政党,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势头正劲;2017年法国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国民阵线也有很强选民基础。整体上,欧洲民粹主义快速崛起已是事实,民粹主义政见与传统精英政治的分歧较大。未来德国大联合政府、还是意大利最终成立联合政府等,未来执政者都将面临政治博弈,势必危及欧元区一体化进程,欧元区政治不稳定也将冲击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