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言论自由

FT社评:勿让打击假新闻成为压制媒体的烟雾弹

我们不能指望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能够自我监管,但也不能信任政府成为记者该写或不该写什么的最终决定者。

幸运的是,一些糟糕的想法被迅速打消了。印度政府决定搁置其限制被视为传播假新闻的记者的计划,就是一个例子。在引发媒体抗议不到24小时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命令印度信息和广播部叫停新规。但愿此事就此结束。

马来西亚的记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上周,马来西亚政府开始推动通过一项新法律,规定传播“假新闻”将被判处最高6年监禁。该法律针对所有在社交媒体分享政府认定的假消息的人,不管是在马来西亚国内还是国外。惩罚还包括巨额罚款。

在印度,政府设想过较轻的处罚,即取消或暂停违规记者的认证。可以理解的是,人权活动人士和媒体从业人士认为这是审查机构行动的开始,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可能会以此为工具在大选前控制言论。

恶意宣传可轻易传播和扎根,这一点无疑令人担忧。美国作家马克•吐温(Mark Twain)曾有力地说明了这点,他说“当真理还在穿鞋子的时候,谎言已经走遍半个世界”。而且这还是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使得假新闻可在不同国家间自由传播的100多年前,现在的假新闻传播的速度是哈克贝利•费恩(Huckleberry Finn)在沿着密西西比河漂流时无法想象的。

一个古老的问题是谁来决定什么是或者不是假新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在他的Twitter账号上使用了“假新闻”这个词并让它流行开来,但他混淆了界限,这显然向全球未来的煽动家们提供了许可。对于特朗普而言,假新闻就是他的批评者在他憎恶的主流媒体上传播的消息。对于他的批评者而言,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传播的“另类事实”才是假新闻,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创造了“另类事实”这个词,用来解释他们对事实的描述中持续出现的异常。

欧盟(EU)在这方面的努力也失败了。俄罗斯试图将宣传的黑暗艺术现代化,这让欧盟感到恐慌,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俄罗斯在利用社交媒体机器人程序和“网络喷子”通过支持欧洲大陆各国的民粹主义者来破坏西方民主。因此,欧盟开始了自己的网络反假新闻运动。EUvsDisinfo.eu旨在监测、揭露和归档“假新闻”案例。然而,这项运动在荷兰引发了批评浪潮,包括有一次它把一篇讽刺文章认定为假新闻。这个错误突显出让官方运动决定什么是或者不是假新闻是有缺陷的。

欧盟为一个真正的难题提供了一个明显不完美的答案。不能指望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能够自我监管。互联网上有太多不受控制的恶意宣传,这对民主构成了真正的威胁。

但我们也不能信任政府成为记者该写或不该写什么的最终决定者。即便在有着强大出版自由传统的国家,主流媒体机构能够出版什么也已根据有关诽谤和其他方面的法律受到严格限制。

印度记者指出了打击“假新闻”已成为压制媒体的烟雾弹这一危险,他们做得很对,而且幸运的是,很迅速。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