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零售

腾讯和阿里的新零售“代理人战争”

周掌柜:新零售本质是在线下零售“废墟”上流量价值再造和零售系统上价值链再造,互联网巨头战略竞赛背后是新零售对于流量、认知和成本的再认识。

腾讯和阿里正在上演世界级的战略竞赛。

这场竞赛的硝烟乱花渐欲迷人眼:4月2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宣布95亿美金全资收购饿了吗;4月4日,腾讯系的新锐干将美团点评宣布27亿美金全资收购摩拜。表面上看起来很像争抢猎物,而明眼人清楚:一切商业强势扩张的背后都是战略级别的焦虑。

阿里焦虑什么?形象的比喻,阿里的战略思维很像中国围棋,是基础设施思维。通过构建围绕交易的商业基础设施,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进而形成半垄断式拥有定价权和支配权的商业帝国。阿里“生态”简单说就是一种包围,强大的基础设施支撑和高效率生态协同都是阿里系的生命线,他们焦虑于“缺口”,收购饿了吗正是要弥补新型服务和物流的战略缺口。

腾讯焦虑什么?形象的比喻,腾讯的战略思维很像中国象棋,是流量增值思维。由于腾讯相对于阿里而言,无论是QQ还是微信的核心能力都是流量生态,这个生态在阿里的上游,更贴近用户,所以腾讯更希望通过组合进攻的商业战略对流量进行高质量变现,巨大的新增流量和创新的流量消费场景是腾讯系的战略生命线,而马化腾的焦虑或许在于流量的“用户增量”和“价值增量”,通过美团收购摩拜也是延续一如既往的战略夯实自身的流量霸主地位。

可见,腾讯的买买买都是围绕“流量思维“的去中心化分发,推动支付、云和广告业务的落地,用扩张分摊流量获取成本;阿里的买买买都是围绕着构建中心化的变现,增强核心交易场景的垄断力以及稳定性,用生态扩张分摊商家广告投放成本。如果做一个延伸,在互联网巨头林立的大背景下,用“跳棋”而或“五子棋”还是其他思维能够真正突破巨头的天罗地网?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本文,从以上战略竞争的话题展开,在腾讯和阿里系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聚焦两者在“新零售”核心战场的竞赛,周掌柜咨询团队通过多个城市的实地调研和访谈,力求从中提炼出值得借鉴的大逻辑,以及新零售本质。

新零售竞赛的大逻辑

如果说腾讯系和阿里系的战略竞争充满硝烟,在新零售核心战场上则可以说“炮火连天”。

引入眼帘的首先是你争我夺的公关战: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京东对阿里的绞杀式布局非常不安,作为反制措施,京东在媒体上表现出比较强的进攻性,刘强东的公关团队似乎并不在乎“祭祖”或是“会见领导”这样略显粗浅的传播,力求在势能上给刘强东和京东做大格局的再定位。周掌柜咨询驻欧洲合伙人宋欣的看法是:一方面京东和腾讯高层对于对抗阿里时间窗口做出了一个政治性判断,也是对阿里长期强制二选一的一个回应;一方面也是腾讯系战略延伸的需要,从马化腾的高度看,游戏行业很难支撑一个高科技公司基业长青,微信和QQ这样的社交平台会周期性面临创新挑战,商业乃至电商是生生不息的流量入口。

具体到京东,这个危机感也来自于京东超市模式及重物流在运营中的高成本低毛利的摩檫力,这一点马云已经多次拍砖。也正是由于这个危机感,京东已经潜移默化的跟随阿里做线下精品店的布局,以及让多种类型的商家开店提供多元化服务,都是分摊自身成本的一种尝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