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学教育

转行教书半年:我的挫折与收获

凯拉韦:大家都知道当老师很累,但这种累很特别。在我过去的工作岗位,我可以在网上消磨大把时间。现在我珍惜5分钟的课前闲暇。

“大家都恨你,老师,”一个11岁的男孩对我说,我教了这孩子几周了。“我们特高兴你要走了。我们盼着迪普洛斯老师回来。”

在当了两学期的实习老师后,我对直白的反馈意见早就习以为常了,但这话还是很伤人。

我在一瞬间想哭出来。教师培训这么艰辛,就好像故意要搞得几乎每个人都泪奔——然而,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掉过一滴泪,我很想保持下去。我强忍泪水,试着从这个孩子的角度看待这件事。

“恨”这个词很重,但如果我是他,同是数学老师,比起没有把握、头发花白的实习老师女老师凯拉韦,我也会更喜欢26岁朝气蓬勃的男老师迪普洛斯。还有,我的标准口音还曾令一个孩子问道:“老师,您是打哪儿来的?”

虽然有些学生可能巴不得看到我走,但我却很难过要告别自己的第二个实习单位。实习老师要在两所不同的学校任教,而我在第二所实习学校很愉快,我在短短六周时间里和年轻的教员们结下了坚实的友谊,也很喜欢这里活泼的孩子们——显然超出他们喜欢我的程度。

我的一年实习期已经过了三分之二,而我觉得自己的“成绩单”仍然好坏参半。值得庆幸的是我还坚持着。虽然我经常在晚上8点半就半死不活地爬上床了,但白天我却很精神——我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这么精神焕发了。

大家都知道当老师很累,但这种累很特别。教师的工时并不比大多数专业工作更长,但时时刻刻都得全神贯注。在我过去的工作岗位,我可以花大把时间在网上闲逛,把自己搞得焦虑、暴躁。现在,我无比珍惜每节课前那五分钟的闲暇——这点时间足够打印资料、上厕所、在系统中输入6个行为得分。这种高强度投入的回报是,一天好像只有20多分钟就过去了。

除了坚持下来(我觉得这就是胜利),其它许多方面我也做得不错(或至少有进步)。我很容易就能记住学生们的名字,也能礼貌地跟他们交谈。我已经能和技术设备和平共处了,状况百出的复印机、电子白板和截图工具不再令我手忙脚乱。

同样,我的板书也脱胎换骨,变得相当好看。我列出的方程组演绎了数学之美。

令人扫兴的是,总的来说,我离自己想要成为、或者以为自己能成为的那种优秀教师还差得很远。18个月前,当我宣布要离开新闻业时,英国《金融时报》的读者们给我写邮件说:孩子们真幸运,你会是个了不起的老师。我至今辜负了这种褒奖。

而当时我深以为然。我觉得自己生来就是干这行的,因为我有表演欲。适应力强。我喜欢十几岁的孩子。喜欢数学。我关心社会流动性。喜爱学校的作息规律。而且本人不怒自威,所以维持纪律根本不是个事。那还有什么问题?

事实证明问题还真不少。

首先,维持秩序比我想象的难得多。在我实习的第一所学校,规则特别严格,以至于把手插在兜里都算行为不端。在第二所学校,孩子们比较自由。于是有些孩子老毛病就犯了——把实习老师耍得团团转。

在上完一堂乱哄哄的课后,我迎来了教书生涯的一个谷底时刻,课上,我在黑板上记下了一长串人名,这些都是最明目张胆地无视我指示的学生。离开教室时,他们中的一个趁我没注意把黑板擦了,也就是说这些孩子都没得到应有的课后留校的处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