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钢铁业

中国钢铁业“去产能之战”促使产能转移

名义上中国正在打钢铁去产能之战。但在部分城市出台限产措施的情况下,产能似乎只是转移到其他地区了。

在名义上,中国正在进行一场钢铁去产能的战争。过去两年,中国当局削减了数以百万吨计的钢铁产能,同时中国大多数钢铁产能最大的地区都命令钢厂在冬季削减一半产量。

不过,在山西省建龙钢铁厂,钢铁工人们抱怨整个冬天都在加班。“去年冬天,我每周至少有一天要上15小时的班,”一名钢铁工人抱怨说。他只透露了自己姓王,过去十年一直在该厂工作。

尽管钢铁产能因季节性而大幅缩减,但2018年1-2月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了6%,而2017年则创下了中国钢铁产量的记录。

这一增长说明了中国政府在试图精简包括钢铁在内一些低效重工业部门方面所面临的困难。官方设定的产量上限只是意味着产能被转移到那些未设定上限的地区。

中国28个城市(其中包括北京及周边地区)实施了钢铁产量限制,这给一度处于边缘的钢铁生产商带来了更多的业务。今年1-2月,位于中国东北部的黑龙江省粗钢产量同比增加84%。同期,位于西南部的云南省同比增长54%。此前两省都不是产钢大省。

据常驻北京的绿色和平活动人士劳里•米吕维尔塔(Lauri Myllyvirta)介绍,去年位于北京周边的工厂料到了会受到产量限制(2017年11月实行),也扩大了产量。“整体问题是中国各地严重依赖高污染的烟囱工业和信贷刺激来实现GDP目标,”他表示,“在这个问题解决前,与空气污染的斗争中会面临‘打地鼠’的问题。”

北京方面在治理首都空气污染方面的努力,迫使重工业转移到其他地区,比如建龙钢厂所在的山西运城市——坐落在中国钢铁和煤炭中心地带的边缘。运城恰好不在山西省受到生产限制的城市之列。

临汾位于运城北部,相距仅150公里,由于临汾煤炭和钢铁产量很高,所以这里曾经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临汾自愿遵守旨在减少空气污染的地区减产措施。

运城还没有走上临汾选择的道路。“我看到工人们早上7点半走出(小区)大门,第二天中午才回来,”位于建龙钢厂街对面的一家餐馆的老板张海(音)表示,“今年1至2月,每个人都在加班加点地工作。”

去年削减的5000万吨钢铁产能对整体产量增加作出了重大贡献。去年钢铁产量创记录,主要是由于关停小型(有时甚至是非法的)炼钢作坊时收缴了熔化废钢,关停这些小作坊构成了大部分的产能削减。这其中也有非法钢铁产量不被计入官方产量数字的作用。

“生产商将废钢放入高炉中,这导致了产量增加,”北京梅塔科咨询公司(Beijing Metal Consulting)总裁许中波称,“在不受减产命令限制的地区,钢厂的产量增加了。”

钢材价格上涨进一步刺激了生产,并使得运城暂时重返了繁荣。钢铁工人表示,自从去年以来,他们在每月约450美元基本工资的基础上,还会有200元至1000元人民币(合32至160美元)的月度奖金。

由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行业的蓬勃发展,去年冬天钢材价格一直保持高位。

去年关停非法钢厂带来的供应大幅减少也推动了价格上涨——这对钢铁企业来说是利好消息。这些钢铁企业往往是地方上至关重要的用人单位,无论成本如何,这些企业都承受着保住就业的压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