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资本市场

温铁军:新一轮全球金融资本危机和大豆问题

温铁军:美国主导金融资本全球化、搞新的核心区的这种做法,既不利于全球共生,也不利于一般的半核心或半边缘国家,更不利于“被边缘化”国家。

【编者按:在4月初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福建农林大学教授温铁军受邀参加了一场名为《转型中的农民与农村》的分论坛。在论坛结束后,我留住温教授,请他从万年农业文明传承聊起。本篇为上,下篇将围绕乡村振兴和中国农业在一带一路中应该怎样走出去铺陈开来。以下为文字以温教授口述为主,辅以编辑注,以飨读者。】

农村在中国应对全球危机中的作用

我们已经有两次因外部因素而造成的生产过剩危机。

第一次发生在1998年。起因是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造成外需下降。那次主要是靠政府逆周期调节,通过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等国债为主的“区域再平衡”的大规模投资,缓解了中国生产过剩危机。

接着第二次是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发金融危机造成外需更大幅度下降。这次缓解危机靠的就是中国推进城乡再平衡的“新农村建设”,就是我刚才发言讲到的那个故事。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温铁军:“在座的可能知道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的爆发,对全球都是挑战;接着是2009年的全球危机,导致了外需大幅度的下降,中国也出现了六万多家企业倒闭,2500多万的打工者失业。我们把不能出口的这些商品,那是过去用13%的出口退税来补贴的,我们把这个转变成了给农民人口的13%的折扣率。”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转型中的农民与农村》分论坛,2018年4月9日。)

这个故事其实讲的就是第二轮生产过剩危机是靠我们把外需转为内需,靠的是这个新农村建设已经向农村做的大规模基本建设投资。

如果按照那些过于极端的说法,“解决三农问题,必须消灭农民”,“只有减少农民才能现代化”——可没有一个这样做的国家遭遇到危机的时候能够再缓过劲来。比如说拉美。拉美因为殖民者来把农村毁了,把农民毁了,大量的贫困人口都进城了。越是高度城市化,越是不能应对危机。比如说委内瑞拉城市化率90%以上。它还能缓过危机来吗?一般发展中国家只要城市化率过高,比如像拉美一般都在80%以上,遭遇危机连缓解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没有任何承载危机代价的载体。

我们为什么以前历次危机大都能够软着陆?就是因为能够向农村转嫁,当然这个不好。谁也不愿意承载危机成本!所以很多农民出身的人听到这个解释以后都会很不忿,但同时他们的贫弱问题也得到解释了,不是因为农民素质不好,不是农民天生就穷,而是因为农民承载了过量的国家工业化的代价。那个城市资本危机代价是我们乡村弱势群体承载的,因此不怪农民,这样农民也至少有一种长期为国家民族做贡献的基本的尊严,所以看怎么解释这个所谓的发展硬道理。

中国应避免被作为完全边缘国家

我们知道中国现在面临的是一次新挑战,那就是金融资本的全球化挑战。中国之所以现在遭遇了这么大的一个压力,主要原因是中国想要推出以人民币为结算货币、与黄金挂钩的石油期货。这是动了美国和欧洲的蛋糕,因为在这个石油贸易中是以美元为主在做结算,至今全球结算货币的70%用的是美元,因此导致全球储备货币的60%是美元,这是一个客观情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