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风云奇诡的中美谈判

阮学勤:双方在富有象征性的“宏大叙事”中形成一些框架性的进口意向,并考虑缓和关税方面的争端,是有可能的。

中美贸易谈判可谓跌宕起伏,不逊色于任何一场惊心动魄的大片。

今天路透社援引不具名的特朗普政府官员报道,说中方向特朗普总统提出将通过增加购买美国产品等措施,把双边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这个缩减的幅度相当于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去年中美货物贸易差额3750亿美元的一半以上。

而这也是广为流传的美方在5月初结束的北京谈判中漫天要价清单上的第一条。

不过,该清单要求的是中方到明年6月为止将双方的贸易差额缩减1000亿美元,到2020年的6月之前再缩减1000亿美元。当时中方拒绝了这个清单。事实上,这也是一个难以在短期内达到的数字。

路透的报道没有给出一个时间表,也没有说明是否有其它附加条件。同时,这是美方的一面之词。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中方确认或否认这一说法。也不知道最后如果能就削减贸易差额达成意向的话,规模会不会比这个要小。

这一信息的大方向和《华尔街日报》之前的独家报道相契合。该报道说,中国这周可能会提出进口更多的美国货物,以帮助缩减双方贸易的不平衡。

要预测这周的谈判究竟会走向什么结果,真的属于给自己出难题。因为不仅仅要考虑双方的实力、利益,还要考虑特朗普的心理波动。随着更多信息出现,分析的方向也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这不,正要准备发稿时,传来消息,中国商务部宣布终止4月份发出的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反倾销反补贴的调查。这表明,中美双方的谈判没有陷入僵局,在进展之中。

基于目前的情况,笔者觉得,在诸多不确定性中,双方在富有象征性的“宏大叙事”中形成一些框架性的进口意向,并考虑缓和关税方面的争端,是有可能的。

在过去一周的301调查听证会上,有很多美国企业代表反对特朗普在301调查下对中国产品征税,因为他们认为,这实际上会妨碍美国的利益,推高美国产品的成本。

美国东部时间周五,是美国财政部就301调查提出投资限制方案的截止日。

总的来说,美方不太会在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的准入问题上松口(但不排除对个别企业放行),而中兴通讯的命运又因为国会的态度坚决而重新站在了悬崖上,在这种情况下,美方单是减少对中国加征关税,似乎不够充分。

之前在北京谈判中流传的中方开列的清单包括:要求美国放松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停止对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放松对中兴通讯的限制令、开放电子支付市场给中国企业、批准中金公司的金融牌照申请、未来不再对中国发起301调查,以及在国家安全审查方面给予中国企业和其它国家企业同等待遇。

本周中美谈判的重点应是贸易,高科技之争的大趋势难以改变。从长期看,后者涉及中美在全球的经济战略地位之争,也涉及和科技发展有关的市场规则之争,这些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

美国一些人士意识到,将迫使中方放弃2025战略作为努力目标,既不可能,也不现实,他们认为,要将更多精力放在督促完善市场规范和操作上。

再次走到悬崖的ZTE

中兴通讯的命运,则再一次走到悬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