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东

碰撞的大国梦与破碎化的中东

张楚楚:美国优先、俄罗斯大国主义外交、土耳其的新奥斯曼大国梦、沙特称霸梦想、伊朗帝国情结,统统聚焦中东。

“特朗普风险”引发的中东紧张局势愈演愈烈:就在白宫撕毁伊朗核协议与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之后,先是伊朗与以色列互相袭击,后是加沙火光冲天,再有土耳其与以色列互逐外交官,随着“潘多拉魔盒”的开启,中东的火药味急遽变浓。各方关注的是,新形势下中东政治格局将会有怎样的变化?地区和平进程又将面临哪些新的变数?

笔者认为,近年来,随着中东诸国独立意识与强国意识的不断提升,地区权力分配面临重新洗牌,中东政治格局出现破碎化趋势,而美国任性总统特朗普“唯破不立”的中东政策则正在加速这一转变过程。

说起来,人们对于中东乱局早已见怪不怪。从1948年以色列建国到1980年代,阿以冲突长期贯穿中东核心议题。其后,随着两伊战争的打响,什叶派与逊尼派穆斯林的教派冲突逐步取代阿以民族对立,成为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2003年山姆大叔搞垮萨达姆政权后,沙特日益成为逊尼派领袖,与伊朗展开了地区争霸战。

于是,中东基本形成了两军对垒的政治格局。其中一方是沙特领导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包括海合会成员国、埃及、约旦等),及以色列、土耳其;另一方是伊朗领导的所谓“什叶派轴心”(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与黎巴嫩真主党)。前者受到美国的助力,后者受到俄罗斯的支持。

近期,当诸多中东国家不甘心充当大国代理人,而是谋求自身利益与增强本国的地区地位,两大阵营陷入瓦解境地。而美俄大国意志干预地区事务,与地区诸国的大国梦发生碰撞,既加速了中东原有政治格局的坍塌,也为地区冲突提供了新的矛盾点。

目前,逊尼派阵营可谓裂痕百出。

首先,沙特领导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纷争不断。去年6月卡塔尔断交风波反映海湾国家之间的矛盾与分歧,自此以后,卡塔尔危机一直未能化解,卡塔尔与沙特关系降到冰点。2017年12月,阿联酋与沙特组建新的政治与军事联盟,似乎预示着海合会的作用将日益减小。

其次,土耳其与美国、沙特离心离德。作为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奉行亲美政策,并曾在叙利亚等问题上与美国和沙特共进退。近年来,随着埃尔多安强化外交政策的独立自主倾向,土美矛盾日趋尖锐。如果说2016年安卡拉政变让土美两国心怀芥蒂,那么叙利亚争端则让二者的关系剑拔弩张。鉴于库尔德人坐大恐怕危及土耳其大一统,埃尔多安不断轰炸叙利亚境内受到美国资助的库尔德武装。近日,土耳其军方表示,未来将在叙利亚发动新一轮军事行动,旨在彻底消除库尔德武装的威胁,等于是在宣告土耳其越境讨伐库尔德将会没完没了。

土美翻脸之际,安卡拉与利雅得也开始反目成仇。不满于土耳其在沙特孤立卡塔尔之时向后者雪中送炭,并与伊朗频频暗通款曲,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于今年3月竟公开将土耳其、伊朗和极端宗教组织并称为“中东邪恶三角”,大有必除之而后快的架势。

再者,美国-沙特-以色列三角同盟岌岌可危。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到搬迁驻以大使馆至耶路撒冷,“麻烦制造者”特朗普势要与“搅局之王”内塔尼亚胡与相携前进,且很可能在未来加倍实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在此背景下,纵然沙特与以色列有着共同的敌人——伊朗,凭借宗教合法性立国与立足中东的沙特王室恐怕很难与美以亦步亦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