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经济

FT社评:全球银行体系不是美国自家封地

通过对欧洲施压,特朗普也许会达成将伊朗赶出全球银行体系的目的,但此举将破坏美欧关系,美欧分歧的不断扩大是不祥的。

“瞧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最新决策,有人可能甚至会想: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呢。”这样的评语在几年前也许还难以想象。其令人震惊之处并不在于这句话的情绪,而在于说这句话的人。这是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来自波兰的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提到美国的钢铁关税和退出伊核协议时发表的评论。至少从1941年以来,美欧之间的友谊一直是全球最重要的关系。现在这段关系面临公开质疑。

下一个引人注目的点可能是全球银行体系。美国政府计划将伊朗赶出该体系,作为对其重新施加制裁的一部分。达成此举的最快方法也许是终止伊朗接入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一种支持跨境支付的近乎通用的安全信息系统。但这家总部位于比利时的公用事业公司受欧洲司法管辖,并表示它只听从布鲁塞尔的指令,而后者希望维持国际间的伊核协议。

在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多年敦促下,伊朗曾从2012年起被SWIFT拒之门外,直到2015年伊核协议签订。但在那时候,美国和欧洲大陆的利益是一致的。

目前的分歧并不意味着热衷于保护伊核协议的欧洲领导人会将伊朗留在SWIFT内,或为了维持伊核协议允许其与除美国外的全世界照常交易。如果美国想强行达成目的,可能会向SWIFT施压。美国可以宣布除非SWIFT董事会将伊朗排除在外,否则其董事——其中部分董事为美国人——将违反美国制裁。

就算美国觉得为了SWIFT与欧洲起争执不值得,它还可以宣布任何在伊朗有业务的外国机构不能与美国做生意,以此来切断伊朗与全球银行体系的联系。除了一小拨金融机构和公司外,这样做将能够搞定全球所有其他人。

理论上,欧洲可以在欧洲机构的支持下建立自己的银行,以促进基于欧元的在伊朗的商贸和投资。但这需要欧洲具有一定程度的政治统一——然而欧洲没有。就举一个例子,安保极度依赖美国的波罗的海国家多半会拒绝卷入与美国的任何对抗。

欧洲目前对美方压力的回应是升级二十年前的《防卫法》(blocking statute),此法旨在保护欧洲企业免受美国之前的制裁。这是一个姿态。如果特朗普决意要欺凌欧洲,将伊朗赶出全球金融体系,他会成功的。

这并不意味着全球银行体系成了美国的封地,特朗普可以随意控制而无需付出重大代价。特朗普如将个人意志强加于SWIFT,将会增加其他信息系统获得全球支持的机会。这种转变可能会延伸到以美元为基础的全球支付系统的其他部分。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掩饰其希望看到该体系的破裂。美国若欺凌自己的盟友,将削弱其战略武器库中的一个关键要素。

大西洋两岸分歧的不断扩大是不祥的。再过不到两个月,美国领导的北约(Nato)联盟将在布鲁塞尔举行年度会议。特朗普再度捡起了他公开质疑该联盟价值的老习惯。图斯克说“我们已经摆脱了一切(有关美国支持的)幻想”。对于盟友需要增加防务开支,特朗普也许是没说错;但认为友谊纯粹是交易,他错了。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