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欧关系

FT社评:特朗普式外交的真底色

特朗普不信任同盟,信奉零和观点。在这种背景下,美国驻外大使的工作从巧妙互通国家利益降格为赤裸裸地提要求。

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世界里,外交官是什么样的?特朗普不信任同盟,治理国家持零和观点:让其他国家变得更强大,就是让美国变得更弱。

在这种背景下,大使的工作从巧妙互通国家利益降格为赤裸裸地提要求。换句话说,特朗普式外交官看上去有点像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

格雷内尔将奥地利中右翼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称为“摇滚明星”,并宣称自己是他的“超级粉丝”,这违反了除非极端情况大使们在派驻地区不应政治站队的原则。在同一次采访中,格雷内尔誓言要“让整个欧洲的其他保守派人士获得权力”,这是对执掌德国的大联合政府的含蓄批评。随后,他通过Twitter否认了自己无疑已做过的事情:“说我支持某些候选人/政党的想法是荒谬的。”

这已不是格雷内尔第一次践踏外交礼仪了。当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时,他就呼吁过在伊朗营商的德国企业“立即停止经营”了。

格雷内尔这样做可能并非是在响应美国国务院的指示。现在的指示大大减少,许多大使简直是口无遮拦。但格雷内尔并不天真,在特朗普看来,他对这个世界理解深刻。在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期间,格雷内尔曾担任其助手数年。他的言论符合如下观念: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行将没落,不利于美国。

对于共同发展利益的大西洋两岸关系,特朗普给出了另一种选择:美国领导、欧洲屈从。因此,他废除了伊核协议,并加征贸易关税。对于一个被民粹主义分裂的欧洲,适合使用这种做法。但是,正如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所指出的那样,分裂的欧洲和日益削弱的大西洋同盟,将使俄罗斯、而非美国看上去更加强大。

特朗普和格雷内尔还坚称,德国应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实现北约(Nato)设定的国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达2%的目标。他们是有道理的。但很难相信废除伊朗核协议、加征关税和支持德国政府的政治对手是实现更平衡同盟的途径。正如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所言:“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

德国直接回应格雷内尔不讲外交原则行为的选择十分有限。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可以做到让格雷内尔去听一场由某位低级别公务员所做的乏味的公开演讲。但是这种羞辱对于那些反对旧同盟体系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影响。相反,德国应该展示合作领导能带来什么。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必须在伊核协议上坚持自己的立场,并对特朗普的关税做出强硬回应。

此外,德国——以及其他未能达到目标的北约成员国——应该履行自己的安全责任。这有利于国家和地区安全,并能为欧美在相互尊重和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发展关系奠定基础。在美国驻欧洲各大使馆均由特朗普支持者领导的情况下,这种关系也许不可能实现。但德国和欧洲别无选择,只能放眼长远。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