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为何说不好“中国故事”?

郑永年:中国至今没有真正的文化自信,这和它长期被西方思想殖民有关。从中国自身文明的角度来反观自身的问题,要比西方各种主义好得多。

【编者按】2018年5月21日,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北京总部举办新书《中国的文明复兴》、《中国的知识重建》发布会。郑永年在主题演讲中分享了他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及未来30年政治经济走向的研判。本文为编辑后的演讲全文。郑永年教授授权FT中文网发布。

我今天本不想讲这两本新书,而是想和大家谈谈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及“十九大”之后的“三步走”,至少可以讲讲中国如何通向2035。不过,这两本小书,是我自己思考中国问题、世界问题的一个视角,或者方法,因此联系这两本小书来讲未来中国政治和经济制度的可能演变也很好,至少有一个思考方法的基础。

中国知识界与媒体缺乏思想体系的支撑

最近刚好赶上中美是否会打贸易战问题,我这些天也一直在和其他人交流。中美贸易战,当然是美国发起的,但我觉得我们中国自己也有责任。这次西方对中国那么大的反应,某些程度上跟我们中国人讲中国故事的方式有关,我们讲着讲着把人家讲害怕了,而不是说讲着讲着让人家更喜欢你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西方媒体那么强大,中国媒体强大不起来?就媒体的技术手段而言,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西方,至少不比西方差多少。但西方媒体的强大,是因为它背后有一个思想体系,有个知识体系。这个非常重要。媒体只是一个表达方式,没有背后强大的思想和知识体系的话,做起来会非常吃力。上次中国有关部门带了团队到新加坡来交流,我就对他们说,“走出去”交流很好,但必须要注意方式方法。方式方法不好的话,效果不仅不好,反而会走向反面。在一些问题上,中国不走出去还好,人家还同情你,但一走出去,像在国内那样讲一番话,人家反而不理解,甚至恨你。这是个矛盾,一方面要走出去,另一方面一走出去就遇到麻烦。这里面可能有方式方法的问题,但背后知识体系的问题更为重要。

我对中国的知识界一直很苛刻,一直很批评。我认为近代以来我们一直是西方思想的殖民地,被思想殖民,没有自己的思考。其实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实现了世界公认的奇迹,例如,在短短40年内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并且让7亿多人口脱贫,这是世界经济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故事。但为什么我们讲这些故事的时候,反而把人家讲反感了?问题到底在哪里?我觉得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思想体系。

用西方的思想难以解释中国

我自己西方教育出身,觉得西方这些理论用来解释西方非常好;可是西方的东西运用到中国来解释中国,就很难。近代以来,中国的无论什么主义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我们想学习西方,来解释中国。我最近花了很多时间来回顾近代以来,包括老一辈人,对中国所做的解释,觉得很大程度上他们不是在解释中国,而是在曲解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