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G7

特朗普——七国集团中的孤家寡人

卢斯: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与一个昔日对手——金正恩——握手言和,但他将同时迎来6个对手:G7中的另外6国。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即将凭借与一个对手握手而创造历史。事实上,他将同时迎来6个对手。局面不太可能取得突破。

在参加完七国集团(G7)峰会后,特朗普将飞往新加坡与金正恩(Kim Jong Un)会晤。胜利可期。朝鲜半岛将宣布和平。那些认为我在说笑的人应该把声音关掉,好好研究一下肢体语言,然后再自己判断特朗普更喜欢跟谁待在一起——是美国的伙伴,还是这个星球上最致命的独裁者。你可以猜猜一个造访地球的火星人会怎么说。

很难决定哪个事件——在加拿大举行的“G6+1”峰会失败,还是美朝峰会成功举办——更令人难以置信。但前者赢了。通过让美国最大的几个盟友团结起来对抗美国,特朗普做成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羊群离牧羊人而去。没有美国,G7将不复存在。这是西方拥有的最接近指挥委员会的机构。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从未被邀请加入该俱乐部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在1998年,西化中的俄罗斯被收入该组织。但俄罗斯是头“黑羊”。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八国集团重新变成七国集团。

文首照片说明:反资本主义的示威者在去年G7峰会期间举行抗议活动。

没有牧羊人的羊群会怎么办?寓言暗示,它们会被狼群逐个干掉。这是美国长期缺席的后果之一。即使在特朗普上任前,德国、英国和法国等国家就在违背华盛顿方面的意愿,为中国铺开商业红毯。但当时它们在北约(Nato)内部仍然保持团结。而且它们在G7中仍坚守原来的角色。眼下特朗普正使继续坚持变得非常困难。在上周末举行的G7财长会议上,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成了孤家寡人。美国能把退欧后的英国推入欧洲的怀抱,这也挺不容易的。把日本逼入对立阵营,就更不容易了。

一个跟寓言中不太一样的结局是,羊群团结在一起,让狼群不敢轻举妄动。这种结局或许不像听起来的那样不可能。目前,欧洲、加拿大和日本已经联合起来共同抵御特朗普的贸易挑衅。

理论上,特朗普应该通过给予个别国家优待对G7分而治之。他可以用这种办法实现他所寻求的双边世界格局。例如,他可能会把英国从羊群中单拎出来——在它在明年与欧洲正式“离婚”后,就基于232条款、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的关税给予其豁免权。然后他可以跟英国亲热地聊一聊签订一份英美贸易协议的可能性。他可以通过奉承意大利的新一届民粹主义政府来把意大利拉拢过来。至于德国——只要特朗普承诺严肃地谈论事情,德国可能就会动摇了。

如果特朗普采取此类战术,这将服务于他的战略目标。理论上他所希望的——以及他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原则所暗示的——是一个后多边世界。在这个交易“丛林”中,美国在每项谈判中都具有规模优势。这是一系列一加一谈判,特朗普总是比谈判对手更有优势。几乎没有人想要这样的世界,包括美国商界大多数人。这将降低每个国家的增长并让全球供应链变得支离破碎。但这并非不合逻辑的愿景。规模将决定美国一直占据上风。

这就是特朗普的哲学自相矛盾的地方。“美国优先”需要外交技巧。你要了解那些你需要分而治之的国家。然后把它们一个个挑出来。然而,特朗普现在所做的截然相反。上一次西方如此团结是什么时候?特朗普的做法可以有两种解释。第一是他无能。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世界——回到20世纪50年代——但他太愚蠢了,搞不清该如何最大化该目标的实现机会。目前有证据支持这个解释。

第二种解释是,特朗普的本我驾驭了他的自我。弗洛伊德把自我比作缰绳,把本我比作野马。特朗普的自我想要一个重商主义的世界。但他的本我渴望复仇。惩罚他认为多年来一直占美国便宜的伙伴,与离间这些伙伴的目标相矛盾。这两件事很难同时做。

结果是混乱不断。表面上,特朗普的主要对手是中国。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远远大于美国的其他所有贸易伙伴。不过,上周特朗普放弃了抗衡中国最有力的武器——不再追究中国电信公司中兴(ZTE)的法律责任。与此同时,他升级了与对美贸易顺差很小的加拿大的战斗。西方能否挺过这场分裂?在短期内,或许可以吧。但狼群正在环伺。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