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将通过反外国干涉法

这些新法将建立一个类似于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透明度机制,以应对日益加大的间谍威胁及中国对澳国内政治和社会的影响。

澳大利亚议会周三将通过几部可谓是世界上最全面的反外国干涉法,此举瞄准的是日益加大的间谍威胁以及中国对澳国内政治和社会的影响。

这些新法已在澳中两国之间制造了外交裂痕。西方大国为了防范外国发起的、旨在扰乱本国政治和外侨群体的隐秘影响活动,采取了多项重大举措。这些新法就是首批重大举措之一。

英国、美国和加拿大(三国皆为“五眼”(Five Eyes)情报网络成员国)正在草拟法案或讨论措施,以阻止外国势力通过捐款、隐秘游说、社交媒体或广告宣传影响选举。

“捍卫澳大利亚的主权和我们的立场,始终是非常重要的,这很简单——我们想确保那些影响我们民主和就我们民主做决定的人是澳大利亚人,”澳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说。

“想影响澳大利亚事务或对其有发言权的外国利益,当然可以这么做,但它们必须做得公开透明。”

这些已获得两党政治支持的法律,建立的是一个类似于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y Act)的透明度机制。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规定游说人士必须宣告它们是否在代表某一外国政府行事。这些法律还加大了对谍报和工业间谍活动的惩罚。还有一项禁止外国政治捐款的法案,不久之后也将提交讨论。

尽管特恩布尔表示新法并非只是针对中国,但它们是在有人爆料据称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组织和个人近年来已向澳自由党(Liberal party)和工党(Labor pary)捐款逾670万澳元(合490万美元)后才提交给议会的。

中国对这些法律作出了愤怒回应,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上周警告称,“偏见和偏执”正在破坏中澳双边关系。

澳中关系恶化令企业感到紧张,它们担心中国实施报复。上月,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商警告称,它们的产品在中国海关被延迟入境。

自美国当局得出结论称俄罗斯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以来,有关外国影响力的辩论愈演愈烈。每年花100亿美元搞对外宣传活动的中国,也日益引来西方大国情报界的怀疑目光。

“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是一种潜伏的威胁——今天看起来也许相对无害,却可能在未来引发严重后果,”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负责人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去年10月警告称。

华盛顿智库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赞了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涉法,理由是与美国的机制相比,这些法律的覆盖范围更广、惩罚力度更大。

英国《金融时报》去年9月的一篇报道发现,一名澳国家党(National party)议员曾在中国军校受训和任教10多年,并遭到新西兰情报部门的调查。

上月,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分析师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告诉美国国会创建的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新西兰拒不正视中国的影响之深。

“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政治内核,我认为,‘五眼’或‘四眼’在某种程度上需要讨论一下新西兰是否能够留在其中,”马蒂斯说。

新西兰政府表示,它正在关注国际社会关于此问题的争论,以评估其政策是否得当。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