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书籍

盖茨赠送的纸质书

邰蒂:沉迷数字设备让我们分心,使我们的社交变得浅薄,为此一些科技大佬正公开鼓励一种更多地反思的生活方式。

几周前,我意外收到厚厚的一摞书,是从微软(Microsoft)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办公室寄来的。随寄的便条解释说,盖茨挑选这些书作为他夏季最喜欢的读物,并且希望把它们寄给朋友、熟人和记者,它们“发人深省,包含有传记、历史和小说”。

“好耶!”我想欢呼。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自己也出过书,因此我对于支持图书行业是完全赞成的。老天知道,在亚马逊(Amazon)等网站上图书价格在不断下滑,这个行业需要帮助。

还有一点让我高兴的是盖茨挑选的这些书。在你外出度假时,它们让你能够在泳池边愉快地进行阅读。可想而知,这里面有让人感觉不错、赞扬技术进步和天才的非小说类图书,例如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的《事实真相》(Factfulness),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此外还有充满奇思妙想的文学佳作《林肯在中阴界》(Lincoln in the Bardo),以及一本关于对信念和生命的思考的书,内容引人深思,名为《万事皆有因以及我所爱的其他谎言》(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and Other Lies I’ve Loved),作者是在35岁确诊癌症四期的凯特•鲍勒(Kate Bowler)教授。

我对这些赠书感到高兴的第三个原因是:这似乎是一个小小的迹象,表明科技界现在正出现一股较大的反主流文化的趋势。如今的人们越来越担心,无休止地沉浸在虚拟网络空间的现象正在毁坏现代生活:让人哀叹的是,我们如此沉迷于我们的平板电脑、手机和其他数字设备,以至于我们的社交活动变得浅薄和短暂,我们的思想被严重分散,无法集中。

或许如此。但在多数西方消费者更深地坠入数字深渊时,一些对创建这个分心的世界起过作用的科技大佬现在正公开鼓励一种更多地反思的生活方式,提倡人与人的接触、长时间的交谈以及老式的“真实世界”的有形体验。

以这些书为例。如果盖茨想展开一场知识辩论,他大可以在tweeter上推一两篇文章,但他选择推荐厚厚的书籍,每一本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才能读完和消化,而且外出携带不便。

去年,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创建了一个非正式的图书俱乐部,在网上列出了他最喜欢的图书的名单,其中包括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的《人类简史》(Sapiens)和马特•里德利(Matt Ridley)的《理性乐观派》(The Rational Optimist)。尽管扎克伯格似乎不像盖茨那样喜欢纸质书,但俩人传达出的信息是一样的:在疯狂分心的世界中,我们需要花时间反思。

谷歌(Google)首席商务官菲利普•申德勒(Philipp Schindler)在倡导类似的主题。谷歌今年在欧洲召开Zeitgeist会议时,代表们收到了挪威探险家艾林•卡格(Erling Kagge)所著的《安静:在喧嚣时代》(Silence:in the Age of Noise),作者曾用50天时间独自徒步到南极。本书主张,当我们偶尔和有意消除所有噪音和分心之事(包括安装了谷歌等平台的无处不在的数字设备)时,我们才是理性的。

卡格对安静的探寻达到了极端。不过,很多科技界大佬以在教养子女过程中设法让他们尽可能少接触电子设备为荣,做不到的话,他们可能把孩子送到故意追求“返朴归真”(即摆脱智能手机)的夏令营。例如,申德勒会带家人去美国荒原没有WiFi的偏远地区参加“简朴”的露营旅行。还有一些科技界人士开始找时间戒除数字瘾,以“重新集中精神”或者体验网络安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