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职场

正念不能代替良好管理

克拉克:企业的正念计划无助于改变职场压力的根本原因,只会让“整人”的雇主披上关心员工的外衣。

据我所知,英国《金融时报》从来没有被一个超验的冥想爱好者管理过。这份报纸似乎也没有任何管理者认为,解决办公室争吵的最佳方法是让大家围坐成一圈,长时间地讨论问题。

我看不出这种局面会很快变化,但在其他地方,冥想、咒语和正念运动似乎正以惊人的速度渗透到企业界。从谷歌(Google)和英特尔(Intel)到塔吉特(Target)和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正念计划到处涌现。亿万富翁、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的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 40多年来天天抽出时间冥想。他鼓励员工也这么做,并认为冥想是他成功的“最大因素”。

领英(LinkedIn)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Jeff Weiner,另一位冥想爱好者)相信“富有同情心的管理”,并喜欢以这个思路聘用员工。美国云软件集团Salesforce把禅宗僧侣带到公司与员工座谈,并在其大厦内创建了专设正念空间。那么围坐呢?根据公司正念专家利亚•魏斯(Leah Weiss)的一本书,这是洛杉矶房地产公司Decurion Corporation解决问题的方式。她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 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讲授“富有同情心的领导”,她那本书的书名在很大程度上概括了她的思想:《我们如何工作:活出你的目标,赢回你的理智,拥抱每日的磨炼》(How We Work: Live Your Purpose, Reclaim Your Sanity, and Embrace the Daily Grind)。

魏斯认为,人们可以通过培养目标感和拥抱正念,来找到工作的意义和乐趣。

我承认,我是带着一种恐惧感接近这本书的。每当我读到有关在工作中寻找目标的论述时,就会想起一位在美国的公务员朋友,她过去在电脑屏幕上贴两个便利贴。一个写着“医疗保险”。另一个写着“抵押贷款”。她的工作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但就像其他许多打工者一样,她对工作也没有期望太多——这在我看来似乎非常合理。

说到这里,我有一些非常聪明的朋友,他们非常推崇冥想和正念应用程序。这显然对他们很有用,再说取笑任何能缓解工作压力的事物似乎都很无礼。

然而,魏斯的书有什么地方一直让我心烦。直到我读了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另一位教授写的另一本新书,我才意识到让我心烦的是什么。

杰弗里•费弗尔(Jeffrey Pfeffer)的《为工资而死》(Dying for a Paycheck)认为,办公室白领职位的工作压力太大了,以至于它们可能像体力劳动那么不健康。强制推行加班加点、不可预测的工作日程、无情的裁员以及其他“整人”做法的有毒雇主造成的“社会污染”,意味着疲惫不堪、受损的员工被抛向本已捉襟见肘的公共卫生和福利体系。

费弗尔提供了一系列解决方案,首先是衡量不健康工作场所的代价,并揭露作恶者。他没有建议的一件事是更多的正念,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首先,正念无助于改变压力的根本原因:糟糕的管理。正念还会便利地将福祉负担从造成压力的雇主身上转移到试图应付压力的员工身上。更糟糕的是,它也许会导致某种“幸福漂白”:雇主们一边披上关心员工的外衣,一边又用糟糕的管理方式伤害他们。

想想美国安泰保险集团(Aetna)吧。在其首席执行官本人遭遇健康问题后,该公司开始更多地关注员工福祉,具体做法包括提高工资、改善员工医疗计划并且(不可避免地)提供正念计划。然而,正如费弗尔所指出的那样,安泰保险集团也通过提早退休计划或裁员缩小了员工规模,尽管裁员被认为对健康严重有害。我相信这不是孤例。

所以,下次当你读到一家公司提供冥想室和正念计划的消息时,别急着鼓掌,要问一问:这家公司真的对员工福祉感兴趣吗?抑或它只是又一种幸福漂白剂?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