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特朗普正在加速美元的衰落

章凯恺:通过降低美国的贸易活跃度,特朗普正在削弱美元的地位。对中国而言,这提供了人民币更好达成国际化和扩大国内消费市场容量的机会。

历史的回响

现代金融体系中经常被忽略的一点是,这纷繁复杂的一切究竟是如何而来的。比如美元作为目前全球结算货币中权重较大者,它并不是天生如此。二战结束后,“怀特计划”挑战“凯恩斯计划”成功,美元才开始获得广泛的优势地位,而自布雷顿森林协定开始算起,距今不过七十余年——其历史并不比英镑作为全球主要结算货币更悠久,其间还经历过数次美元危机,美元的信用在世界范围内曾饱受质疑。

“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一国信用货币的国际影响力与该国在国际工业生产和贸易中的重要性显然密不可分。英国在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的工业生产实力和国际贸易格局中的优势,伴随而来的是英国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英镑的优势地位,贸易顺差与资本输出构成平衡的经济金融路径。二十世纪英国综合国力逐步被超越,强势英镑也走到终点。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后,美元的实体经济基础一度扎实稳固,但最近几十年,随着美国贸易逆差的加深和制造业空心化加剧,美元的实体基础正在被逐步侵蚀,其影响力的保持更多是利用美国在国际金融市场和货币体系的既有优势地位,“脱实向虚”的美元能在这条路上走多久?

特朗普试图重振美国,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确保美元的优势。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1925年,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丘吉尔曾恢复过英镑的金本位制,试图维系英镑的强大影响力,但只坚持了六年时间。1931年9月21日,英镑最后一次脱离金本位制,告别了英镑的霸权时代。如今美国综合实力优势大于当时丘吉尔面对的英国,但特朗普的策略显然更为激进,而这些举措可能正在加速使美元走向衰落。

事与愿违的举措

特朗普几乎完美地遵循着重商主义学说的一些原则。例如,“在对外贸易中多卖少买,为国家带来货币财富”可以视为特朗普的外贸政策精神内核。他提出向包括中国、欧盟征收高关税,以期降低美国的贸易逆差。但贸易保护对美国的负面影响显然被低估了。

高关税大概率会导致中国和欧盟的对等报复,会导致美国贸易总量的明显收缩。外贸活动的收缩会直接影响美国港口航运等行业的经济产出和就业,且实物商品的供给减少会降低美国消费者的福祉,供需失衡易推升消费者物价水平进一步攀升,加剧美国国内贫富分化。按照原本的计划,美国扩大生产出口也可以达到降低逆差的效果——是个帕累托改进的机会,中国已经表示出对美国原油、高科技产品的进口兴趣,这在客观上也是美国的比较优势所在,但特朗普拒绝遵循这个规则。

对于中国和欧盟而言,贸易活动少了美国可能并不会带来太大影响:在报复性提高对美关税的情景下,可以同时降低其他贸易伙伴的关税,鼓励进口其他国家的对应商品;出口目的地除了美国外也有很多选项。在世界其他国家继续进行自由贸易的同时,美国的贸易保护策略会令贸易大国失去对美元的兴趣。试想随着贸易便利性的消退,未来中国和欧洲进行贸易结算时将没有理由优先使用美元。

特朗普的另一个错误,是对5月中下旬中美在华盛顿贸易磋商中积极共识的公然背弃。5月19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取得建设性的磋商共识,并发表联合声明,但美国白宫在5月底突然宣布将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美国此次行为不仅对自身经贸谈判成果自我否定,而且有损中国对美国的信任。国家官方信用作为主权货币的重要背书之一,在世界范围内理应受到珍视,不容儿戏,但特朗普正在削弱这一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