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神经科学能解开青少年行为的奥秘吗?

《塑造自我》一书认为,青少年乖戾、爱冒险的行为,与青少年的大脑发育有关,这一认识应影响教育和社会政策。

在电影《飞车党》(The Wild One)(1953年)中,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斜倚在吧台上,一个女孩问他:“嘿,约翰尼,你在反抗什么?”他的眼睛在帽檐下闪烁,反问道:“你都有什么呢?”

就这样,白兰度饰演的角色,飞车党约翰尼•斯特拉布勒(Johnny Strabler),成了一个文化偶像。年轻、乖戾、粗暴并爱冒险,他体现了当时一种新鲜的西式产物:青少年。

但青少年的想法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正如认知神经学家萨拉-杰恩•布莱克莫尔(Sarah-Jayne Blakemore)在《塑造自我》(Inventing Ourselves)中说的那样,青少年行为一直无所不在。苏格拉底和莎士比亚抱怨过它们。它们存在于一切文化之中,而不仅仅在西方。

布莱克莫尔的观点很重要:青春期是自然的,它的存在是有原因的。鲁莽、自我意识、自我中心——这一切都反映出大脑发育的一个重要阶段,因为在人们自立的时候,个性就形成了。

布莱克莫尔用两种方式来说明她的主张。首先,她呼吁心理学明确指出青少年行为的不同之处。然后,她转向大脑本身,将尸检与脑成像研究中杂乱无章但内容丰富的一系列研究结果综合起来。

这里讨论的大脑区域是前额叶皮层。它位于大脑前部,就在眼睛上方。正是这个区域使我们从灵长类中脱颖而出——这暗示着它与更高的认知功能有关。几个世纪以来,一些不幸的人让我们知道了这些功能是什么。

其中最主要的当属菲尼亚斯•盖奇(Phineas Gage)。这位美国铁路工人因被一根铁管刺穿了前额叶而闻名于世。他活了下来,但性情大变,从一个精明、理智的人变成了一个反复无常、粗俗无礼的无赖。

盖奇引发了一种设想,而且自那以后被多次证实,即前额叶皮层对于制定计划和抑制冲动至关重要。当其受损时,人们就会变得很难相处。

那青少年的前额叶皮层又是怎样的呢?布莱克莫尔强调了一些研究,它们表明,青少年前额叶皮层的发育可能相对比较缓慢。相比之下,和想冒险相关联的大脑边缘系统往往更发达。这可能意味着天平向玩火倾斜。

这些发现特别重要,因为它们挑战了我们对个人责任的理解——以及我们对政策及法律的看法。越来越多的神经科学家被传唤上庭为辩方作证。有些人认为,应该考虑到青少年的大脑发育状况、以及冒险是其自然而然的一部分。事实上,神经科学证据在2005年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决定阻止法官对未成年人判处死刑时起到了一定作用。

这是神经科学改变社会的一种方式。但是布莱克莫尔认为它也应该影响教育和社会政策。以精神健康为例。四分之三的精神健康问题在24岁以前就开始了:很明显,青少年的大脑是敏感的。然而学界对此却鲜有研究。在英国,仅有6%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精神健康预算,即0.6%的总体预算,被用于儿童与青少年精神健康服务。社会未来将为这一疏忽付出代价。

不过,布莱克莫尔并不是一个狂热分子。她很警惕神经科学的诱惑性。心理学看似无足轻重,而神经科学却似乎很客观又令人印象深刻。因此,人们对神经科学的怀疑态度并不够。

布莱克莫尔接着解释了一些流行的误解。首先,一个普遍的观点是,人们不是惯用左脑就是惯用右脑,这取决于他们属于分析型思维还是创造型思维。接着是没来由的论断,即我们只利用了大脑的10%。布莱克莫尔对此不以为然:“这毫无证据。”

这是这本非常克制、冷静的书中的一丝愤怒的涟漪。克制、冷静的品质是双刃剑:对于科学家来说,它们很可贵——但对娱乐者来说却不是。有时,当它论述各种实验时,《塑造自我》就像一本不起眼的教科书。再多一点趣味性就好了——即使这么一来就不那么科学了。

《塑造自我:青少年大脑的秘密》(Inventing Ourselves: The Secret Life of the Teenage Brain),萨拉-杰恩•布莱克莫尔著,Doubleday出版,建议零售价20英镑/PublicAffairs出版,建议零售价27美元,256页。

译者/偲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