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空气污染

中国污染问题催生全球净化器市场

北京的空气质量使世人关注起空气污染物对健康的危害,不只是在中国,空气净化装置在很多国家的消费者中都有了市场。

艾可爱尔(IQAir)的弗兰克•哈梅斯(Frank Hammes)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这家瑞士公司的空气净化器主要销往医院和其他机构。今天,该公司面向消费者的业务已经做得风生水起,而这是得益于公众对空气质量的关心——困扰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引发了对空气质量的担忧,从而催生了一个全球市场。

个体行动和公共政策正在帮助影响世人对中国转型以及这个过程引发的健康危机的反应。中国是全球排放量最大的化石燃料消费国。

让防污染设备逐渐转变为家用产品的根源,是北京过去十年“极度糟糕”的空气质量,以及美国大使馆的监测器,它使空气污染变成公众关注的问题。这些设备一度为焦虑的中国消费者开发,现在在从韩国到欧洲等地找到了新的目标市场。

自2011年美国驻华大使馆开始发布北京空气质量水平以来,空气净化器市场蓬勃发展。根据总部位于广东的广发证券(GF Securities)的数据,当时中国一年的空气净化器销量为300万台。到2016年达到435万台。广发证券预计到2021年这一数字将达到985万台。

印度Azoth Analytics研究总监马特露布•哈桑(Matloob Hasan)表示:“中国的污染水平催生了全球空气净化器市场。人们认识到,中国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会对健康造成有害影响,这让全球很多人开始在商业和住宅设施中安装空气净化器。”

公众对空气质量变得倍加关注,各类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小型家用空气监测器甚至汽车内部迷你净化器应运而生。与此同时,亚洲冬季时感冒的人爱戴的口罩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标签。骑车上下班的人是铁杆的戴口罩一族,有些人佩戴着仿佛在一战战壕中使用的口罩。

为中国庞大中产人群开发的消费者产品在其他地方有了新的市场。据韩联社(Yonhap)报道,在韩国,公众担心本土污染以及从中国吹来的污染,空气净化器市场从2013年的2.68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8.88亿美元。

2008年北京奥运会将中国首都的空气质量置于聚光灯下。然而,对艾可爱尔来说,2012年才是真正的转折点,当时中国政府终于决定披露每日空气污染数据,以对抗美国大使馆定期发布的数据。经常出现的特别糟糕的、被称为“雾霾末日”(smogacalypse)的空气质量状况也让公众感到惊慌。

艾可爱尔首席执行官哈梅斯表示:“这种新的透明度给人们带来新的认知。”

反污染行业不仅仅局限于硬件。在意空气(Air Matters)是一个发布实时空气质量指数的手机应用程序,在2011年声名鹊起。2016年有段时间,全国一半地方都笼罩着雾霾,当时该应用程序的日活跃用户达到80多万。超过一半的用户居住在北京和上海。

除了简单播报政府空气质量数据外,在意空气还增加了其他功能。如今用户能够看到实时的室内空气质量,并远程控制家用空气净化器。

随着中国污染防护市场的发展,本土公司正在通过提供更便宜的产品,进入一个原本由外国公司主导的市场。今年在香港上市融资47亿美元的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推出了几种空气净化器,价格只有外国公司产品的十分之一左右。

艾可爱尔等跨国公司推出了便携式的空气净化器进行反击,白领可以把这种小型净化器放在办公桌上或在出差期间随身携带。

哈梅斯对有意为工作场所提供清洁空气的中国公司的数量之多感到“惊讶”。他说,“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因为他们感到自己在办公室度过这么长的时间,甚至可能比陪伴家人的时间都多。”

空气质量也成为中国学校、购物中心甚至万达(Wanda)电影院的卖点。高端房地产开发商提供空气净化系统来提高房屋售价。

其他地方同样如此,特别是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那里的污染水平正迅速成为检验公众不满程度的一个方面。和北京一样,当地的国际学校凭借室内空气质量进行竞争。酒店业也是如此,奥贝罗依酒店(Oberoi Hotel)内一个巨大的显示屏对比室内外的空气质量。微软(Microsoft)和三星(Samsung)等公司入驻的帕哈普尔商务中心(Paharpur Business Centre)不甘示弱,自称是“无污染建筑”。

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新德里补充报道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