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民粹主义

为什么说民粹主义尚未达到最高潮?

邰蒂:1939年,民粹主义的高涨以二战收场。如今的领导人和选民能否吸取历史的教训?局势看起来不容乐观。

自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旋风般上台以来,我们已经目睹了大量有关西方政治的惊人数据。在我看来,最引人深思的一组数据来自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在去年一次“与FT共进午餐”采访中,桥水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对我说,西方世界支持民粹主义候选人的选民比例已经升至35%。与本世纪第二个10年开始时(7%)相比,桥水报告中的这一数字高出了一大截,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这一比例一直保持在10%上下。

实际上,如此大幅度的上升此前只出现在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之后上世纪20年代,当时民粹主义支持率从4%跃升至1939年40%的峰值,此后,随着世界跌入二战的深渊,选举就中断了。

这一趋势在多个层面上令人不安。如今的世界看上去与上世纪30年代完全不同:互联网、资本市场和国际供应链将全球体系紧密地连结在一起,社交媒体将公共透明度提高到过去无法想象的水平,并为选民提供了在投票箱之外表达意见的途径。

如果你想乐观一点,或许可以质疑如今的“民粹主义”有没有上世纪30年代那样可怕。桥水宽泛地将民粹主义界定为“反建制派”,这其中肯定包括了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的英国工党(Labour)、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法国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以及特朗普的共和党支持者。显然,所有这些都不能跟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或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政党所代表的那种民粹主义混为一谈——事实上,科尔宾或特朗普的众多支持者会觉得与那些政党相提并论是一种冒犯。

桥水的数据引出了其他问题。引发民粹主义高涨的一系列事件确实与上世纪30年代有些相似:全球化迅猛发展,不平等程度不断加剧,随后的金融危机、经济衰退和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但此次的不同之处在于,民粹主义与强劲的经济增长并存。例如,美国刚刚经历了9年的强劲经济增长,今年第二季度的年化增长率达到了令人瞩目的4.1%。欧洲也实现了增长:2017年欧盟GDP增长2.5%,为10年来最强劲的表现。

如今的形势与上世纪30年代大不相同,当时在德国等国家,不断高涨的民粹主义伴随的是深度的经济衰退。因此,这提出了一个关键(但极少被探讨)的问题:如果西方世界在经济形势良好的时候就出现了民粹主义高涨,那当下一次衰退来临时究竟会发生什么?民粹主义的支持率还会进一步蹿升吗?或者,认为民粹主义“只”关乎经济(或者仅依靠增长就能“解决”)的看法是错误的?

只看整体GDP增长当然是不对的。毕竟,正如戴利奥经常指出的,如今的美国经济有两大截然不同的部分:一部分是让富人受益的繁荣的经济,一部分是停滞或萎缩的经济,许多穷人被困其中,几乎没有体会到任何实际增长。

我怀疑光靠经济学无法解释当前的局面。另一因素是技术:主导20世纪的政党结构似乎越来越不适合我们驾驭21世纪的世界。互联网催生了新一代消费群体(亦为选民),他们习惯于在网络上迅速聚集起来,也习惯于成为定制广告和定制信息的目标。

换言之,互联网正在颠覆政治,正如它已经颠覆了从零售到金融的一切。选民们则以反建制的愤怒尖叫作为回应,他们四处寻找替代模式,发现任何闪亮的新模式都会簇拥上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