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社会

岁月静好,民怨积聚:寻找方向感的转型中国

王江雨:中国面临的问题已经不能简单地通过“发展”来解决,更不可能通过消灭不同声音的手段来使其销声匿迹。

互联网上的中国与脚踏实地行走时观察到的中国,表面看起来往往是两个世界。网上的中国几乎无时无刻不充斥着让人感到民怨沸腾的事件:地沟油、毒奶粉、欺凌弱小的城管、助纣为虐的警察、贪赃枉法的法官、勾结商人大肆贪污受贿的高官大员、遍及全中国的看病难、上学难和高房价负担,到最近则是几乎所有有幼儿家庭都可能受害的问题疫苗事件,给人的总体印象是社会矛盾加深,问题急剧恶化,几乎国无宁日。但当一个外来的旅行者真正行走在中国的时候,他会看到处处的岁月静好:大街上秩序井然、杂而不乱,餐馆里客官满座、觥筹交错,商场里物资丰富,菜市场人声鼎沸,休闲场所游人如织,城市越来越干净,乡村也越来越美丽,人民的神情气质也越来越从容淡定,再也不是某些评论者所云的“满脸苦大仇深”。

毋庸置疑,这两者都是“真实中国”的不同层面。中国极大而极复杂,几乎每一种理论、每一种看法都能找到逻辑自洽的解释视角,而中国在世界历史地理时空中巨大而恒久的存在,使得来自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的各种传统、思潮、制度、力量,都能在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光谱中不同程度地留下痕迹。

如此内部差异极大、对外形象多面的复杂中国,要维持自身的统一、稳定和运转,需要一种“简约治理”的模式。这种模式之下,中央层面提供国家总体发展的方向感、制度环境的大框架和国民权利保护的基本准则,同时承认地方的差异,由各地因地制宜,在不违背国家政治大原则和不妨害其他地方利益的前提下自主发展。而本末倒置的治理方式则是中央提不出国家发展的方向感,却一刀切地制定方针政策,事无巨细地干预,而地方则出于政治上的敬畏和资源上的困乏等原因,凡事消极等待,坐等指示,被动执行,甚至是懒政怠工,以不犯错误为优先考量,但在某些情况下为“唯上”又不惜竭泽而渔,侵害民权,盘剥民脂民膏。这两种做法“相向而行”,会导致国家的发展失去活力,最终出现“治理失效”。

当代中国面临的某些严峻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种本末倒置的治理模式所产生的,而这方面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是社会各阶层普遍感觉到对国家的发展没有了方向感。当代中国向何处去?自改革开放始,邓小平引导中国走向了发展经济学所谓的“威权发展模式” (authoritarian developmentalism),这是东亚包括韩国、台湾以及新加坡在内的各经济体的共享模式,因此也被称为“东亚模式” (East Asia Model),其特点是都有一个强势和精明的领导人,以经济增长为国家发展和个人执政的目标,在一个奉行同样理念的技术精英集团的辅佐下,积极同时运用产业政策和市场化手段实现发展目标。东亚的李光耀、蒋经国、朴正熙都被认为是这样的领导人。中国在文革以后所走的发展道路,虽然充满中国特色,但仍然不脱“东亚模式”的底色。

“东亚模式”本身并不缺乏方向感。这是因为全社会对两个问题有共识。第一,这种模式纵然有运用产业政策这样的非市场手段,但其最终目的仍是为了实现经济的市场化和自由化,而不是单纯为了扩张国有经济和排挤私营经济。因此,国家会在恰当的时候撤除对国有或者国家所扶持的企业的优待和支持,以期为所有企业创造一个平等公平的竞争环境。第二,即使是领导阶层自己也会不自觉地承认,威权发展模式具有过渡和转型性质,是一种阶段性的模式,国家在这个阶段主导分配资源并收紧国民的权利空间,其目的是集中资源创造社会转型和进步的社会政治经济条件,而不是为了实现国家的全面垄断。为此,在发展的过程中,国家会主动或被动地让渡资源和空间给社会,并日渐强化对公民的权利保护,以及扩大公民参与政治的空间。在这个发展阶段,虽然仍有着种种官民摩擦,有时候甚至不乏局部的流血事件,但各阶层对国家发展的大方向有大体上的默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