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BBC逍遥音乐节的迎合与反叛

张璐诗:逍遥音乐会的核心是向大众普及高质量古典音乐会。他们是如何满足普及与古典,又招徕年轻观众的?

每年7月到9月,伦敦西部的皇家阿尔伯特大厅门前每日人潮如鲫。本地人与游客都来赶集——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夏季音乐节BBC Proms(中国惯称“逍遥音乐节”)。

“满天星辰”的逍遥音乐节

以古典音乐为主的Proms舞台上自然满天星辰:新上任的总监基里尔•佩特连科带领柏林爱乐来连演两场,前任柏林爱乐总监西蒙•拉特率伦敦交响乐团登台等等。当然还少不了以音乐介入政治事务著称的指挥家巴伦博伊姆率“西东乐集”乐团登台,首演为老巴挚友、已故阿拉伯学者爱德华•萨义德之女Najla所著剧本《寻觅巴勒斯坦》创作的音乐。乐团是老巴与萨义德20多年前在酝酿的,将阿拉伯与犹太青年音乐家聚集在一起登台巡演,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宣言。两人还曾出版过一本在音乐中探寻社会意义的对话录。这种从音乐衍伸出多重解读的演出,看起来特别受欢迎。在今年我看过的多场Proms里面,这场的观众最满,大礼堂中央的站票区都塞得密不透风。这气势,就连英国国家青年管弦乐团那场演出都比不上:要知道,后面那场台上站着几十名英国孩子,这意味着台下就站着、坐着翻两倍以上的亲友团。

我在与两年前新上任的Proms总监大卫•皮卡德(David Pickard)聊天时提起,这几日阿尔伯特大厅的观众席上见到好几位演艺界名人,比如年年都来捧场的老戏骨麦琪•史密斯,她近年为人熟知的银幕形象是《唐顿庄园》里的老太太。而在“西东乐集”这场演出的中场休息时,我则在门口遇见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罗德•品特的遗孀、作家安东尼娅•弗雷泽。

不严肃的严肃音乐会

但是Proms于我的兴奋点,与其说在于古典乐界的诸位明星大师,不如说是相对于传统音乐会规则的反叛,以及许多对观众具有一定挑战的新作品与偏门节目。

比如,今年正逢英格兰N年来最热的夏季,从大街上走入阿尔伯特大厅,满眼是手拿透明胶杯啤酒的T恤短裤人群。这种场景,在英格兰的“严肃音乐会”场内相当罕见。更难得的是一场晚上10点才开始的音乐会“声响先锋”上,专门上演了几十年来女性电子乐探索者的作品。英国电子乐祖母Daphne Oram 25岁(1950年)时完成的”Still Point”,是为双管弦乐团、Turntable而创作的,比实验同僚们早了几十年,也为日后英国电子乐井喷做了榜样式铺垫。今年72岁的美国电子乐人Suzanne Ciani则在大礼堂中央装上了她的合成器做即兴演出。这样追本溯源的音乐会真的有意义。

又比如,除了阿尔伯特大厅的70场演出之外,还有数场在伦敦西区Cadogan Hall内上演的室内乐与小型演出。在这里,可千万别被“第三代维也纳学派”的名号吓怕。73岁的合创人H.K.Gruber来到伦敦西区唱一口幽默可人的Kurt Weill《三分钱歌剧》选段,再讲解上世纪六十年代从纽约借用到音乐创作上的MOB Art概念,是要“简化音乐,又保留其复杂性”。这悖论一出,全场泯然。手风琴、吉他、小号和钢琴是古典音乐中不常见的组合,在Proms的午间室内音乐会系列中现身,也显示出这个系列可浅可深的亲民性质。说到底,Proms当年于1895年由亨利•伍德创办时,最初是在伦敦的赏乐花园(pleasure garden)中露天进行的音乐会,而“Proms”,其实是“Promenade concerts”、也就是中国习惯的称呼“逍遥音乐会”的简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