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性别平等

“娘炮”讨论与缺席的性别平等教育

袁漪琳:攻击“娘炮”,凸显中国社会对性别歧视的麻木。在“一刀切”的性别文化中,任何性别都是永远的输家。

笔者并不十分赞同全套照搬这种教育的模式,毕竟在一片男女两性的平等尚且无法高度实现、主流观念尚未能容忍个人的性别性向选择自由的土壤上,这样做无异于将孩子推到与社会压力抗衡的风口浪尖。但是,其中的价值观和操作模式仍有可借鉴之处。比如给少数群体幼儿提供一个充分保护的环境,让“叶永鋕”们和其他少数派性别酷儿得以有尊严地成长;又比如从小逐步培养孩子对于性别认识的理性视角。

这种被质疑是“极端女权”的“激进”教育观念得以生存发展并得到小范围内的认可,走出幼儿园之后孩子依然能得到善意和尊重,与瑞典高居《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排名第五的社会大环境关系匪浅。该报告由世界经济论坛每年根据教育程度、健康与生存、经济机会与政治赋权四大指标发布,去年中国在全球144个国家中排名第100位。

其实早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的《共同纲领》第六条中,就提出了“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教育的、社会的生活各方面,均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就是195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一条中明确要求“男女权利平等”。洪晃在“一席”演讲中说过,中国的男女平等并没有像西方那样经历长达一百年的起诉、演讲和游行,而是1949年《共同纲领》在一天之内送给我们的礼物。然而,在影响了随后几代人的教育体制设计中关乎性别平等的价值导向不够明晰,相关课程设计、教师培训等执行环节发力不足,故尽管新中国的立法为“男女平等”背书的时间很早,却在近70年的社会进程中沦为一声空洞的口号。

时至今日,中国社会在性平教育上的补课可谓道阻且长。性平教育不仅要教人护身,更要教人护心——把思想里装“怪物”的笼子拆解掉;不仅要有关怀人性、尊重多元的价值内核,更要有让作为引导者的老师和家长都方便学习和操作的教育方法。毕竟在“一刀切”的性别文化中,任何性别都是永远的输家。

(注:作者系FT中文网实习生。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责任编辑邮箱:haolin.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