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让投资者为每个孩子都能上学出力

布朗:即使每个发展中国家都把教育经费提高一倍,每年的经费缺口仍将达到900亿美元。这就是为什么要发起国际教育融资机制。

当世界各国领导人本周齐聚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时,合作的论调与分歧的现实将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2018年联大的主题是“为和平、公平和可持续的社会共担责任”,但会议召开的背景是一项气候协议被撕毁、核武器条约被废弃和贸易战爆发,将各国之间的距离推得更远。

一次特别会议还将面对国际合作停滞的又一个牺牲品。三年前,各国一致同意实现到2030年消灭极端贫困、文盲和可避免疾病的目标,这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一整套目标。如今,这些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简称SDG)的资金缺口达到了30万亿美元——而且,各方还没有就如何填补该缺口达成一致。

这是一条没有私人投资者参与就无法弥合的鸿沟。

回顾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联合国(UN)联合发布一份报告,认为有必要推动开发融资的“范式转变”,让每年1500亿美元的发展援助预算起到催化剂和杠杆的作用。

慈善事业(每年价值5000亿美元)和汇款(每年价值4000亿美元)是一个开始,但只能做到这么多。因此,上述报告设想,全球850亿美元的专业管理资金(包括养老金和保险基金)中的一部分,可以通过专门的与SDG挂钩的基金——绿色债券、综合基金内部与影响挂钩的配置以及社会影响债券(以收到最大的扶贫效果)——利用起来。

全球首屈一指的影响力投资先驱罗纳德•科恩(Ronald Cohen)正在挑战投资者不仅关注财务回报,还要关注社会和环境影响。他估计,如果在投资于全球股市的100万亿美元中,仅有20%要接受可衡量的SDG测试,同时绿色和社会债券能占到80万亿美元债券市场的10%,那么实现SDG所需的大部分资金就可以筹集到。

此外,如果4万亿美元的私人股本投资池中有10%、1万亿美元风险资本和房地产私人股本投资池中有30%瞄准上述目标,那么30万亿美元的目标就有望完全达到。

近2000家资产持有机构和管理机构(他们总共控制着80万亿美元资金)签署了上述联合报告的“负责任投资原则”(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绿色债券增长了50%,一些聚焦于SDG的投资基金也已启动。

但这还不足以资助全球教育。过去10年里,这种援助的份额已从13%降至10%。世界上有一半的儿童过早辍学,未能获得对就业有用的任何资格。

SDG的目标是为所有人提供优质的中小学教育。然而,到2030年的最后期限,8亿年轻人可能无法获得公认的教育证书。虽然发展中国家能够——而且必须——做得更多,但要依靠自己实现全民教育,他们将需要投入至少10%的国民收入。

即使每个发展中国家都把教育经费占国民收入的比例提高一倍,并将绩效和生产率提高到表现最好的四分之一国家的水平,每年的经费缺口仍将达到900亿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要发起国际教育融资机制(International Finance Facility for Education,简称IFFEd)。在世界银行、多家大型地区开发银行和联合国的支持下,IFFEd聚焦于中低收入国家——这些国家收容了全球数量最多的儿童难民和失学儿童。它的目标是通过吸引私人部门的共同投资者来增加援助预算。

该机制打算从AAA和AA评级的捐助国争取到20亿美元担保,以支持多边贷款机构扩大80亿美元的教育贷款,从而收窄资金缺口。此外,还将提供一项20亿美元的拨款机制作为补充,以降低上述贷款的利率。

每增加1美元的援助,该机制就会为教育事业释放4美元的新资源。如果辅之以提高国内资源的动员程度,到2030年,我们将成为每个孩子都能上学的第一代人。

为未来的工作岗位培养一支有合适技能的劳动力队伍,是符合投资者利益的。在IFFEd开始寻求信用评级之际,许多基金已经站出来支持这个项目。我敦促金融界拥抱IFFEd——通过匹配风险、回报和结果,投资者可以在取得良好业绩的同时做好事。

本文作者为英国前首相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