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商业观察

任正非与华为价值观

周掌柜:“文化价值观融合性”缺乏,是一个未来华为要做“成吉思汗”还是“圣诞老人”的问题,发明家和思想家能否在华为活下来?

任正非在华为内部被称为“老板”。这和在其他公司里习惯性称呼直属领导“我老板”不同,“老板”就是“老板”,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高管们都清楚,具体业务不一定需要听“老板”的,甚至可以强烈反对。但价值观方面,一旦成为公司共识,不可挑战。“老板”有时候不懂具体业务,也不懂技术细节,但没有人质疑他的思想,因为“老板”靠思想管理公司,“思想”的具象化就是华为“价值观”。

但是价值观具体是什么?这又变成了一个似乎需要冗长回答的问题。在外企的话语体系中,往往对应为“Value Proposition”,如果直译过来,可以叫做“价值主张”,但在华为的语言体系中,“价值观”所表达的意思不仅仅是主张了什么,也包括如何思考,很多时候是认知世界的“视角”和“逻辑”。西方的管理体系中,Mission(使命)、Vision(愿景)和Strategy(战略)紧密相连,但在任正非和华为高层的眼中:愿景、理念和战略都在实践中动态进化,华为内部称之为“打出来的”,唯有价值观是接近永恒的认知论。他们更关注思想的高度、深度、辩证性和实用性,也就是最新《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2.0》中提到的“一片森林”所承载的。

管理纲要中完整的表达是这样的:“一片森林”顶着公司共同的价值观,下面是共同的平台支撑,就像一片土地,种着各种庄稼,中间是差异化业务系统。共同的价值观,是共同发展的基础;共同的平台支撑,是在差异化业务管理下,守护共同价值观的保障。“天”和“地”是守护共同价值观的统治,中间业务的差异化是促进业务有效增长的分治。简单说就是:价值观是公司的生命,价值观是“打胜仗“的保障。从这些的语言风格可以看出,华为善于用农业、社会学而或战争的语言形态解读商业,或许他们觉得传统商业学科的叙述过于教条和呆板,融入其他学科会形象的表达他们的内心。

听起来,“价值观“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这正是华为所看中的,也是任正非执着追问的。据说《人力资源管理纲要2.0总纲》的思想框架从酝酿到制定前前后后用了几年的时间,甚至被很多人认为是1998年通过的《华为基本法》之后最重要纲领性文件,可见其被重视的程度,而其核心,简单说——就是用华为“价值观”重构组织和助力生意。

本文,周掌柜咨询将结合对华为的长期观察和调研,借鉴华为两位核心管理顾问田涛、黄卫伟的研究成果,结合一些发生在华为的小故事,试着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读华为的价值观体系。可以近乎武断的说,理解了华为价值观才有可能走近和理解华为,之后得已客观的看待华为人的低调内敛和宠辱不惊。

价值观的DNA双螺旋结构

在大多数华为员工的眼里,任是一位哲学家,喜欢从奇奇怪怪的事情里获得灵感,也是一位爱旅行的读书人,他们了解老板的主要途径源自茶余饭后闲谈的小故事。

老板没啥架子。任经常一个人带着助理出差,没有大老板的阵势。由此他认为媒体炒作任打出租车的照片实际上是一个常态。

老板胆子大。由于华为业务遍布全球,大多数国家并不是耳熟能详的发达大国,而任从创业之初就保留着全球调研的习惯,行程中主要的工作是看望员工,拜访当地合作伙伴。很多时候的行程无比凶险,任去伊拉克、叙利亚调研中,当地合作伙伴高层再三劝说他早一点离开,怕再晚飞机无法起飞。据说前脚刚走后脚战火就吞噬了这个国家。他在尼泊尔和玻利维亚几千米海拔的华为办公室看望员工的时候说: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们应用奋斗,之后又补充道:“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也许正因为如此,在日本2011年海啸和大地震之后,无数航班密集的从日本接回华侨和公司员工,只有华为员工乘坐空荡荡的航班奔赴日本抢修地震中损坏的设备。没有人贪生怕死,也没有人怀疑这样做的意义,当初负责日本业务的阎力大回忆,老板曾经对他说:“阎力大,这个你们不能撤,我会去看你”。据说,他还在地震正发生时,给躲在桌子底下避震的日本籍员工打电话,问对方是否害怕?华为在大学推动的广泛讲座的主要题目也正是《枪林弹雨中成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