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科技

并非所有公司都是科技公司

希尔:有些企业不采纳“跳出固有思维框架”的建议,而是给框架重贴标签,比如宣告自己现在是一家科技公司。这有意义吗?

有些企业不采纳跳出固有思维框架的陈腐建议,而是往往采取不同的策略:他们为框架重贴标签。

最常见的做法是宣告:曾经的汽车制造商、保险公司或银行现在是一家科技公司。

生产运动服装的安德玛(Under Armour)、制造汽车的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以及第一资本(Capital One)、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等金融机构近年都做出了这样的声明。安德玛首席执行官凯文•普朗克(Kevin Plank)在2016年被要求解释为何要出席侧重于科技产品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时表示:“要在未来生活的人,最好来(这里)。”

最近,摩根大通让这种抱负更进一步,表示将为刚入行的投资银行家和资产管理人员提供编码课程,希望他们能够“学会与我们的技术团队使用相同的语言,从而最终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好的工具和解决方案”。

我将会在另一个专栏讲述教授编码能否达到此类目标。但摩根大通和安德玛是否是科技公司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它们不是。

或者更确切地说,如果它们是科技公司,那也只是在所有公司都必须理解并投资于技术设备的意义上。

总之,无处不在的技术使旧的分类变得毫无意义。

非常偶然的一种情况是,一家公司真的被误解了,这往往是出于深刻的历史原因。在2010年卖掉其糖和糖浆业务之前,泰莱(Tate & Lyle)很难让分析师相信它实际上是一家高科技原料生产商。一位前首席执行官甚至亲自穿上由玉米面料制成的西装,以展示该集团基于科学的战略。

公司强调其技术优势还有一些现实的考虑。随着对先进技术的依赖性增加,所有人都在争抢相同的开发人员和程序员。传统公司必然会在就业市场上设法为自己“抹金”,以便与谷歌(Google)或Facebook等明显的科技巨头争夺人才。

然而,大多数情况下,佯装科技公司的原因并不是那么站得住脚。一些公司只是简单地盘算,该行业在股市上的魅力将会让他们自己的证券沾光。正如最近美国科技股波动所显示的那样,这远非稳赚不赔的单向押注。

在极端情况下,跻身于热门行业的竞逐可能导致荒谬的变形,比如上世纪90年代将单调乏味的制造商重新命名为时髦的网络公司,或者最近将茶叶制造商、生物技术公司、运动文胸制造商和其他公司转变为区块链的先驱公司。

21世纪初期,一些公司为了应对日益响亮的股票期权奖酬反对声音,开始进行游说,希望被划分至科技行业,从而让它们的慷慨期权方案与硅谷相比看起来不那么怪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家传统工业公司甚至以自己有一个网站为由,主张它是一家科技公司。

这种竞逐往往以退却、重组和后悔结束。

一个更加稳健的战略手段是以收购方式进入该行业——传统银行收购金融科技明星公司就是例证。但是,一家公司如果只是试图伪装为科技公司,它至少不至于让一线员工和客户感到恼怒,或者更糟糕的是感到困惑。从常识来说,银行、汽车制造商和运动服的大多数用户想要存钱或借钱,购买可靠的汽车,或者买舒适的紧身裤。如果他们开始担心技术是怎么运作的,那就要么是出错了(银行请注意),要么是不知怎么地搞混了核心产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