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基因编辑

读者来信:从基因编辑技术看“人之为神”

张植钧:人人生而平等是基因编辑技术产生前的认识,现在人类有能力在出生前就改变后代的属性,是不是也要求人人生前也要平等?

——从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看科技对人类产生的划时代改变

长期以来,我们的社会一直受到一个趋势的巨大影响,即科技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这些影响不仅仅渗透到我们生活和经济活动的各个方面,也对政治、法律、伦理以及社群的关系产生了巨大的推动、压力甚至是分化。比如堕胎技术在很多具有宗教传统的地区形成的争议,社交媒体对于公民权力的推动和族群政治的助力,以及自动驾驶系统引发的“将人命托付给程序”的讨论。可以说,每一次新技术的发明都不仅仅是让人们有更多选择,提高生产力和经济活力,也是对人类社会和自身认识的一次或大或小的重塑和更新。

然而,随着科技的飞跃式发展,一些技术的研究与成熟对于社会的影响是不可和其他的技术同日而语的,因为他们对于人的能力范围的拓宽是根本性的。这里有必要先讨论一下为什么人的能力范围对于人的定义和自我认识如此重要。在生物学界对于人的定义当然是板上钉钉的人科人属智人种。但是当人们为了夯实自己的物种优越性而更深入研究人到底和动物有什么区别的时候,他们发现从基因上分析人和黑猩猩的差距极小。于是人们又说人是唯一会使用工具的物种,但是随着生物学的观察和考古学的发掘,人们发现了有些猩猩也能够使用工具。后来人们又说人是唯一具有自我意识的物种,但是更近一步的研究表明,一些动物也能面对镜子发现那其实是自己,而且也能表达对别的动物的移情能力,于是人们又开始了寻找其他定义。从中这些尝试中我们已经不难发现人的能力对于人的认识的重要性。而文化在学术界的定义也是:人类对于自然界的改造。而改造自然是与能力联系在一起的。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能力已经发展到了极高的水平,可谓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是自然界仍然保留着一些杀手锏,如死亡和进化。这两个枷锁限制着所有的物种,也在人类的发展中被认为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从而被赋予了特殊的地位:能超越这两个界限的人,就是神。

我们可以说医疗技术是挑战死亡的努力。但阻止疾病并不能阻止人身体的衰老,也不能避免死亡的到来。但是直面死亡的尝试已经越来越多,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曾经刊登过在旧金山湾区被认真对待的追求永生问题。其中具体的想法包括将大脑和机器结合,和科隆自己,并用克隆出的年轻躯体的血液来滋养自己老化的身体等。这可能被认为是亿万富豪的兴趣爱好,但是克隆技术的研究仍一直在进行,而脑机接口(Brain Machine Interface)更是当今最热门的研究方向之一。我们可以说转基因技术是挑战进化的尝试。但是至少之前这项技术没有在人类身上使用,至少之前经过这项技术改造的生命没有出生。但是最近关于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声称通过基因编辑使两个婴儿天生抵抗艾滋病的消息引起了轰动。若消息属实,这两个婴儿的诞生意味着人类的能力范围的实质性扩张,意味着之前随机的进化可以被加上人为的导向性了。这也意味着,人已经成为神了。

当然,现在这项技术的成熟度还没能完全确定,但是它的潜力是诱人的:将它发展到极致,人类可以任意为后代附上想要的属性。对受先天性遗传病的家庭来说,这意味着头一次可能摆脱世代相传的诅咒而获得健康的后代。对于其他所有人来说,这意味着对疾病免疫,出众的相貌,甚至是超人的智力。对于人类来说,这是对于随机变异+自然选择的自然进化过程的加速,从而可以更好的应对环境的加速变化。因为目前这项技术依赖于先找出使人易感染艾滋病的基因再利用CRISPR技术(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一项基因编辑技术)将这一基因破坏,所以进一步的发展依赖于找出与更多属性相对应的基因。对应疾病的基因就破坏,对应优点的基因就植入。而这也意味着个人信息的商业价值开发会从生活习惯信息延伸到生物基因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