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贸易战

决定中美关系的,是美国如何看中国

荣剑:中国官方和自由派知识分子从各自的期待出发判断美国政治和中美关系,只能是一厢情愿。比中国如何看美国更重要的,是美国如何看中国。

在中美关系面临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严峻和最复杂多变的时刻,中国从党政高层到民间人士,都在普遍关注美国政界、商界和知识界所发出的有关中美关系的各种声音。我和美国著名中国问题研究专家黎安友教授的长篇对话《特朗普、中美关系与中国改革前景》,在FT中文网发表之后,在一定范围内也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和争论。有不少具有自由主义思想背景的批评者认为,黎安友教授对特朗普总统的评价,存在着明显的偏见和情绪化,他对中美关系的观点和中国人的感受相差太远。甚至有批评者认为,黎安友教授代表着美国“白左”的一贯立场,而 “白左”因为蓄意制造了对特朗普总统的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在客观上不仅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美国经由特朗普总统发动的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所施加的巨大压力,这个压力被他们认为是中国目前能够重启改革的惟一动力。中国自由派学者对特朗普总统的这种良好期待,营造出我在和黎安友教授对话中所概括的“特朗普神话”——寄望特朗普总统不断地对中国施加压力,来迫使中国重新走上改革或变革的轨道。

中国官方与自由派知识分子分别“站队”美国两党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正越来越多地成为“川粉”的同时,中国具有官方背景的智库或媒体却越来越倾向于于美国民主党,他们毫不掩饰地希望民主党能够赢得美国中期选举,以此来牵制共和党的“一党独大”尤其是特朗普总统近乎“肆意妄为”的执政行为,这显然和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期待共和党一举拿下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的态度形成了泾渭分明的对照。

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是,共和党继续维持了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而民主党则重新夺回了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美国朝野两党在国会中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这一结果对于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来说是令人沮丧的?还是说对中国官方来说是令人鼓舞的?

其实,不管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还是中国官方,都是在一厢情愿地理解美国的两党政治。就目前中美关系而言,民主党在众议院成为多数党这一情况丝毫不会减弱、反而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对中国的压力。如果民主党在下一任总统大选中胜选,很难想象一个民主党总统会实行比特朗普总统更温和的中国政策。如果出现这个情况——现在来看概率并不小,那是不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会把欢呼声转给民主党,而中国各个官方部门因为不得不面对一个对中国更无情的对手而倍感沮丧?很显然,美国的两党政治绝不是中国的正反力量所能左右的,在中美关系的主基调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下,不管谁当总统,都只能在这个已经变化了的主基调下发出自己的声音。

以中国“问题意识”期待美国政治走向,只能是一厢情愿

中国看美国,肯定带有中国的问题意识。之所以中国的官方和民间人士对特朗普总统的认识大相径庭,是因为他们对于美国的问题意识迥然不同。民间人士基于中国改革的停滞甚至倒退的现象而不得不寄望于通过一个巨大的外部压力来激发中国的内部变革,费正清所设置的“挑战与反应”的分析框架对于认识中国现行制度依然有效。特朗普总统或许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被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所充分认可。不管怎么说,他所掀起的中美贸易战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激发出中国“不得不”改革的意愿和行动。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已经做出了多项前所未有的承诺,从主动降低进口商品关税到取消对国有企业的政府补贴再到放开市场准入,承诺的范围极其广泛,所有这些对外开放的可能的新举措,完全可以被合乎逻辑地视为“特朗普压力”的产物。从改变中国的绩效评价来看,中国自由知识分子有理由为特朗普总统两年来的执政行为打上一个高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