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政治

FT社评:美外交政策因马蒂斯辞职而更加混乱

就在共和党在国会失去对国内议程的控制使得特朗普可能更侧重外交政策之际,马蒂斯的离开是一次沉重打击。

即将到来的假期非但没有给华盛顿带来些许放松,反而带来了动荡,这使得白宫看起来日益功能失调,而美国总统愈发冲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这促使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辞职,而后者是限制特朗普最后的“紧箍咒”之一。上周五晚,特朗普拒绝放弃要求国会为修建边境墙提供资金后,美国部分政府部门关门,加剧了美国政治中的尖锐和茫然感。

此次关门是一年中的第三次。令人惊奇的是,在西方民主国家中,只有美国不断遭受此类政府关门事件,给公众和政府公务员造成巨大损失。这表明,特朗普接下来的两年可能比头两年具有更强烈的党派色彩。然而,对美国的盟友——以及对手——而言,影响最大的是关于叙利亚和马蒂斯的事态发展。

就在共和党在国会失去对国内议程的控制使得特朗普可能更侧重外交政策之际,马蒂斯的离开是一次沉重打击。这位国防部长重视美国盟友并强硬地对待敌人。他是特朗普政府中最后一个所谓的“成年人”。他试图反对特朗普对北约(Nato)的敌意,阻止特朗普减少阿富汗驻军。

两年来马蒂斯一直试图阻止特朗普的鲁莽行动,然而特朗普下令向美墨边境部署军事人员以防止难民“入侵”的举动令马蒂斯很难堪。但是,特朗普决定撤回2000名驻叙利亚美军的方式——在Twitter上宣布——似乎是最后一根稻草。马蒂斯辞职信的语气和时机——捍卫“尊重盟友”以及“坚定”对待敌人的必要性——充满了谴责意味。

事实上,难怪这位前海军陆战队上将最终放弃了。特朗普发表的有关从叙利亚撤军的声明表明,这位美国总统现在感觉有足够信心在外交政策上采取行动,而不理会高级官员的意见。尽管他长期以来一直承诺从叙利亚撤军,但同时他也把打击“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和对抗伊朗在该地区的作用作为优先事项。美国的政策现在显得反复无常而且自相矛盾。

撤军也意味着在与ISIS的作战中抛弃关键盟友——由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Syrian Democratic Forces)。负责协调打击ISIS联合行动的美国总统特使布雷特•麦格克(Brett McGurk)于上周五辞职。特朗普声称ISIS基本上已经被击败的说法是异想天开。ISIS已被驱逐出其主要据点,但继续发动着致命的叛乱式袭击。倘若有了容身之地,ISIS可能会卷土重来。

更广泛地讲,撤军声明标志着美国撤出中东,并把象征性的胜利交给了伊朗和俄罗斯。土耳其是另一个赢家。事实上,自从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未能在化学武器攻击问题上坚守他的“红线”以来,美国在叙利亚的影响力一直在不断减弱。随着伊朗和俄罗斯插手支持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残暴政权,美国在叙影响力进一步削弱。但美国撤军会使之失去所有剩余的影响力。越来越清楚的是,叙利亚的命运不会由美国主导的外交决定,而是将由阿萨德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决定。

在谈到辞职时,马蒂斯称,特朗普应该找一位与他的观点“更为一致”的国防部长。参议院现在必须坚持其宪法义务,以确保将于1月1日担任代理国防部长的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或特朗普选择的任何人,愿意对抗这位美国总统更狂野的冲动。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