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如何扭转经济颓势?

盛洪:能够真正扭转经济颓势的只有大规模减税,通过给出强烈信号的方式让企业和居民明确看到充分的利润空间。

关于中国经济是否严重下滑,似乎已经没有异议了。2018年的经济增长究竟是多少,现在还是有多种判断。如国家统计局说是6.5%,向松祚说某机构的估计是1.67%。我计算的“克强指数”(注一)是3.6%;而对“克强指数”的一个重要分量——发电量做了修正(注二)以后,“克强指数”约为-1%。现在的任务就是扭转经济颓势。对症下药的政策显然应在正确诊断基础之上。我一直强调,由于中国的城市化过程没有完成,由于中国具有在国际贸易上的“巨国效应”,我们还有15-20年的经济高速成长期。这两个优势一直是我们经济的增长基础,带来每年5-6%的增长。既然有这样的增长基础,为什么中国经济在2018年会下滑呢?

在我看来,主要有四个因素。第一是税负过重,第二是对民营企业的不友好,第三是逆城市化政策(如限制城市规模),第四是对网络经济的侵害和限制。对于第一点,我在《政府份额膨胀,利润空间将尽》一文中有详细论述;关于第二点,我在《如何让民营企业家相信政府》一文中也做了讨论;关于逆城市化政策,我在《小民生计,大国根基》一文中也有所讨论;关于对网络经济的限制,我在《中国的两种经济》一文中讨论过新经济的正面影响,我将撰文专门讨论限制新经济的负面影响。除此之外,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是国有企业问题,一是土地制度问题。这两个问题的解决,都会带来相当于GDP一个百分点以上的增速,只是这两者都是长期未解决的问题,并不是2018年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

针对这四个主要问题,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就很清楚。针对税负过重的问题,就要大规模减税;针对民营企业的问题,就要改进司法制度,让它真正能够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利;针对逆城市化问题,就要停止现在这种限制城市规模的作法,这是直接抵消城市化过程正面影响的政策;让城市向所有人开放,并采取其它特定办法解决城市单一资源不足的问题;针对网络新经济发展的限制,就要认识到网络经济形成的产权同样是产权,同样要得到像产权那样的保护,也要像保护实体市场那样保护网络市场。

然而,现在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同这四点,得出的政策建议就很不相同。如对税负过重有两种很不同的看法。一种就是承认重了一些,超过了拉弗曲线的最佳税率点,但并无大碍,不是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税负重了的结果只是让企业和居民的收入少了一些,导致消费疲软,但这可以用扩张的宏观政策来弥补或替代。而另一种,即我的看法则是,税负过重的含义,不仅是高于最佳税率,而且高到企业已经无法生存的地步。即企业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了。这两种对税负的不同看法也导致了对经济下滑性质的不同判断。认为税负不是经济下滑主要原因的看法,也就认为这种经济下滑类似于一种周期性的衰退,所以可以采取反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加以减缓和对冲;而认为税负挤掉利润空间的看法,则认为企业会在一个短的时期内大量关闭或撤离,导致雪崩式的经济下滑,而不是一个周期性的问题,所以必须采取减税措施。具体的逻辑请看下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