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加班文化

中国白领阶层为加班付出健康代价

中国的加班文化已经从工厂扩散至办公室,科技行业尤盛。研究发现,长时间工作和身心健康问题存在相关性。

吉娜(Gina Wang)是中国互联网公司腾讯(Tencent)的一名品牌经理,她大部分工作日都是从上午10点开始工作,通常晚上10点才结束工作,但有时还要工作到半夜。像中国众多科技从业者一样,她称自己多年来一直长时间加班。29岁的她认为工作负担可能是导致她的胃不好以及时而抑郁的原因之一。

她不是个例。25岁的李菁(化名)在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当会计师,她也抱怨自己整天围着工作转。她觉得自己也患上了抑郁症。

“如果明年能换个岗位或工作地点,我就留下来。如果不能,我就走人,”李菁说。但如果辞职,她将面临艰难的选择。她去年的收入大约相当于4万美元,是中国城市居民平均年收入的四倍左右。此时此刻,李菁觉得不值。她说,虽然自己的收入高于国内很多人,但“你得一个人当四个人用”。

几十年来,中国的制造业工人习惯了长时间劳动,而且往往置身于危险的环境中,但职员和分析人士表示,加班文化已经蔓延至中国的办公室职员中间,这在一定程度上应归因于中国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崛起。

科技公司的员工经常用“996”来形容他们的工作时长——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除了高薪,还有补贴——据员工表示,中国一些大型科技公司,如百度(Baidu)和腾讯,为晚上9点以后离开办公室的员工报销交通费或提供饭补。然而,这些公司并未提供缩短工作时间的选项。

工作时间长、压力大的问题可能没有引起注意。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Sun Yat Sen University)发布的、覆盖全国2.1086万人的“2017年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CLDS)显示,中国职工平均每周工作44.7小时。中国的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应超过8小时,或者每周不超过44小时,任何超出这一时限的工作都应被归为加班,这样做之前必须与职工代表协商。因此,乍看上去,中山大学的调查似乎显示出,大多数接受调查的职工在工作与生活之间保持着不错的平衡。但劳动法中的这些工作时间限制执行得并不严格,在该调查中,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

2016年,一家移动健康应用初创企业44岁的创始人张锐突发心梗去世,使中国白领(尤其是科技行业的白领)过度劳累的问题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中国媒体的报道将他的离世与他工作到深夜的糟糕习惯联系在一起——他经常凌晨3点还在发电子邮件。

总部位于香港的维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发言人杰弗里•克罗塞尔(Geoffrey Crothall)表示:“制造业的工作时间在下降,过度加班现象不像以前那么严重了。”他认为原因在于随着中国向更以服务业为基础的经济转型,对制造业劳动力的需求出现下降。但他补充称,“白领岗位的工作时间持续延长”。

科技公司正在引领这一趋势。2016年,中国最大叫车平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基于工作日晚上9点至12点从写字楼前往居民区的出租车预约情况,调研了城市白领的加班情况。该公司的数据显示,互联网、金融和媒体公司的员工加班到深夜的几率最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