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2019日内瓦表展:瑞士钟表抖擞精神

卢曦:比起2018,2019堪称“大年”,钟表品牌们又开始挑战技术巅峰,他们在研发上投入巨资,意在长远发展。

在外界眼里,瑞士两大钟表展在整个2018年充斥着消极信息,比如,斯沃琪集团宣布整体退出巴塞尔表展;爱彼和里查德米尔(Richard Mille)也宣称2019年是他们最后一届日内瓦表展(SIHH);还有其他一些行业影响力稍弱的品牌,如昆仑、蕾蒙威(Raymond Weil)等等,同样做出了离开巴塞尔的决定。

颇具戏剧性的是,一向关系有些敏感的两大表展,在过去几十年分分合合之后,于2018年底时宣布,从2020年起互相配合,未来五年里将协调时间先后办展。2020年4月底先是日内瓦,紧接着5月初是巴塞尔,对于中国、巴西、美国等地的经销商和媒体来说,他们跨越大洋的看展之旅,可以减少一个来回。

当我们1月14日出现在日内瓦表展现场,疑虑很快烟消云散。如果说2018年是个“小年”,2019年已经迅速成为了一个“大年”,品牌们又开始挑战技术巅峰了,他们在研发上投入巨资,目标是长远发展。

回望2018年,当时很多品牌都只发布了少量表款,而且都是比较“好卖”的类型,对前途的忧虑,对风险的恐惧一目了然。那个时候正值历峰集团各品牌高层调整,很多品牌都处在CEO空缺,或者CEO刚上任的状态下。如今,品牌们都已经抖擞精神了。

今年全场关注的焦点是两枚超复杂腕表,分别来自江诗丹顿和积家,代表了瑞士高级制表的最顶尖水平。一枚是“江诗丹顿传袭系列Twin Beat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另一枚是“积家超卓传统大师系列球型陀飞轮西敏寺钟乐万年历腕表”,他们的功能就像他们的名字那样复杂。

江诗丹顿这枚作品,灵感来自日本江户时代“不定时制”计时法则,该腕表具有高频活跃和低频静待两套不同摆轮系统;当腕表需要收藏起来时,把它切换至低频静待模式,可以保持至少65天动力,这对那些痴迷于高级制表技术的收藏家来说非常重要。

而积家则是将立体陀飞轮、教堂乐三问和便捷调校万年历融为一体,1000余枚零件容纳在直径43毫米、厚14毫米的常规表壳内;并且,抑扬顿挫的四个音节构成的刻钟报时声乐,通过专利水晶音簧共振系统传播出来,悦耳且清晰响亮,展现出微型机械加工的至高境界。

品牌们显然都认识到,差异化、保持个性才能找到自己的优势,几乎每个品牌都有极高的辨识度,千篇一律的问题在日内瓦是不存在的。比如,产品线横跨书写工具、皮具和腕表的万宝龙,将深受收藏家迷恋的美耐华表厂与整个品牌融为一体,所有新系列都传承以美耐华悠久历史;沛纳海(Panerai)则从产品到展馆布置、贵宾体验计划……一切围绕潜水,在潜水表这一激烈竞争的细分市场上展现自身特点;拥有全面男女腕表产品线的罗杰杜彼(Roger Dubuis),发布会上从头至尾围绕与兰博基尼超级跑车的合作展开,腕表与赛车之间的关联被一一详细解释。

放眼全场,每家品牌都在认真展示自己的新作品。传统的制表技艺被很大程度保留了下来,而对现代科技的关注丝毫不逊色。会场中央专门开辟了一个SIHH LAB,集中展示各家品牌的科技成就。几个白色的智能机器人在门口和客人互动,各家品牌都展出自己的科技创新成果,有3D打印时装的设备,还有用于腕表的各种创新材料展示。更有专门的仪器,在几分钟之内测出你佩戴腕表的精准度、是否受磁等等,记录摆轮频率并帮你完成消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