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外对话

中国的太阳能外交可以绿化“一带一路”吗?

艾勒:中国的太阳能产业发展经验可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现可持续的转型,带来远比资金支持多得多的好处。

中国已经承诺,将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为可持续发展项目提供超过4万亿美元的投资,填补全球基础设施发展资金缺口。但是,如今这个倡议的可信度却遭遇了危机,因为中国似乎并没有兑现其对绿色和低碳基础设施的承诺。

世界资源研究所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主要金融机构提供的1450亿美元的贷款中,有大约75%都流向了化石燃料项目,其中包括100亿美元的燃煤火力发电厂。此外,报告还概述了为什么几乎所有化石燃料电厂的投资都是来自国有企业。相比之下,中国私营企业的投资专注于太阳能和风能资源,因而环境足迹相对较小。

下文所列举的例子很多来自东南亚大陆地区。我通过观察这一地区发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泰国、柬埔寨、越南、缅甸和老挝的能源领域累计投资规模达到了8300万千瓦,其中包括800万千瓦的煤电项目和分布于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的137个总计6500万千瓦的水电大坝项目。

确凿证据显示,煤电对气候和当地空气质量都是有害的。此外也有不少研究证明,过度开发湄公河、萨尔温江和伊洛瓦底江流域的水电资源将对当地生态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会让东南亚地区1亿多人口的日常生计和经济基础都陷入了危险之中。但是,中国并没有停止此类项目建设。类似缅甸克钦邦的密松大坝或者掸邦的塔桑大坝这样的项目有可能增加当地部分生态脆弱地区陷入冲突的风险。​

康奈尔大学阿特金森可持续发展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泰勒•哈伦表示,许多中国企业对老挝和缅甸等国的太阳能与风能投资并不感兴趣。他认为,缺少稳定的国家政策框架,可再生能源电力上网困难,以及电力长期采购的相关风险等是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

他表示:“水电还将继续成为电力规划的重心所在,一是受到中国国有水电企业的影响,二是因为水电作为一种可靠的基载电力,可以用来出口换汇。”

但是,现有的煤电和水电投资可能会影响东南亚地区的稳定,部分甚至完全抵消中国国内的减排努力,因为不过是将排放从国内转移到了国外而已。

太阳能产业的佼佼者

如今,中国国内的太阳能产业已经发展得非常健全,完全能够胜任向“一带一路”国家提供可持续能源过渡技术的重任。过去十年,中国发展迅速,已经走到了全球太阳能发电领域的前列,太阳能电站和分布式发电量突破1.65亿千瓦。

目前,中国电力资源中仍有60%来自煤炭火电,不过太阳能电力资源的竞争力正逐渐增强。2018年12月,青海的一座50万千瓦的太阳能发电站开始以0.316元/千瓦时(约合5美分/千瓦时)的价格对外售电,首次在价格上击败了煤电基准电价。

中国已经超额50%完成了2020年的太阳能目标。这样的大规模扩张主要得益于过去十年创新灵活的政策指导、大规模的政府投资补贴、成功的研发计划以及大幅削减碳排放的政府共识。

中国的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投资者已经积累了大量经验,如此宝贵的资源应该尽快推广到“一带一路”国家,帮助其完成迫在眉睫的可再生能源转型。世界资源研究所(简称WRI)的报告发现,31个“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国要想完成各自在《巴黎协定》中的减排承诺,大约需要2350亿美元的投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