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书评:英国私立学校的问题

格林:英国几大著名公学和其他几百所私立学校的经久繁荣,产生了一个教育特权阶层和极大的不公平。

1948年,伊顿公学(Eton College)校友、“老伊顿人” 社会主义预言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写道,他的母校代表着“一种不太可能持续太久的教育形式”。当时,英国私立学校成功避开了战后伟大社会改革者的火力。自1440年成立以来,伊顿公学经受住了政府的所有重大干预,和整个私立教育行业一起至今仍然保持着繁荣,几乎不受外界干扰。如今,这已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吸引力的服务业,为一小部分英国年轻人以及来自全球各地的富豪后代提供获取高价值大学学位和高回报职业的黄金通行证。

《特权引擎》(Engines of Privilege)一书的作者在书中对其所认为的“英国私立学校问题”进行了全新剖析。但在这本详尽描述英国教育阶层的书中,尽管坚持呼吁变革,历史学家戴维•基纳斯顿(David Kynaston)和教育经济学家弗朗西斯•格林(Francis Green)却陷入了一种具有传染性的消沉——此类极端不平等可能已经被解决过不知多少次,为什么我们还在讨论这些问题呢?

两位作者承认,部分原因在于,这些富人专属学校(只有约7%的英国家庭的子女得以就读)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奢华星球,与大多数英国家庭的公立教育经历相去甚远。正是这种差异性使得社会中不同阶层教育经历之间的鸿沟延续,甚至加深。但顶尖大学和专业职业中受私立教育的学生比例持续过高,使得这些机构的成功对英国其他阶层的影响绝非无关紧要。

事情并非一直如此。正如《特权引擎》以及詹姆斯•布鲁克-史密斯(James Brooke-Smith)介绍顶级私立学校的新书《镀金青年》(Gilded Youth)所解释的那样,英国著名的男子“公学”的起源,是为教育当地穷人而建立的慈善基金会。随着这些学校先是成为年轻贵族的目标,然后成为富裕中产阶级的目的地(他们渴望通过社交爬上显赫地位),对学问的追求退到了远落后于此的第二位——主要目标是培养出适合征服和管理一个帝国的某种类型的绅士。

施虐和顺从曾成为常态,但最终还是让位于崇拜体育和“男子气概”的强身派基督教。正如布鲁克-史密斯在他那本有趣而且相当生动的关于伟大公学颠覆史的书中所解释的那样,在经历了18世纪末的一系列骚乱和激烈斗争后,对品格和男子气概的迷恋占据了上风。

书中细节令人称道,妙趣横生;该书详细描述了数百年来各大公学在激起学生反叛方面的“极致和奇特”。在莫尔伯勒学院(Marlborough College),学生们把校长关于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手稿烧了。在温切斯特公学(Winchester),他们把校长挟为人质,把象征自由的弗里吉亚之帽从学校的屋顶上悬挂了起来。哈罗公学(Harrow)的反叛学生把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钉在了布告栏上。在伊顿公学,他们抡起大锤,砸了“鞭罚爱好者”基特(Keate,一位特别令人讨厌的校长)的桌子,并在墙上涂上了“Floreat Seditio”(愿革命长盛不衰),而非校训“Floreat Etona”(愿伊顿长盛不衰)。

布鲁克-史密斯指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带头的学生后来往往身居要职。即便是在这个相对无政府状态的时代让位于“维多利亚式的监视和控制狂热”后,从这些公学毕业后的前程依然得到保证。19世纪60年代,在政府授命的克拉伦登委员会(Clarendon Commission)审查了9所“伟大”公学的作用后,它们的地位和未来得到了保障,其他数百所私立学校也一样,后者后来在声誉和学费方面占据了第二梯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