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多伦多:低调崛起的北美科技中心

过去5年多伦多创造的科技职位多于其他任何北美城市,包括旧金山,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加拿大和美国在移民政策上的分化。

该战略的承诺之一是,这些人(及其家人)的工作许可申请将在两周内得到处理(须有警方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以及体检结果)。在一年多一点时间里,已有超过1.2万人申请,其中95%已被接受。

据加拿大风险资本家伊尔汗•拉吉(Irfhan Rawji)介绍,这其中有些人之前申请过美国的H-1B,但被拒签了。去年10月,他成立了一家名为MobSquad的近岸外包公司,用加拿大的人力帮助美国科技公司填补人才空缺。他说:“如果没有高技能工作者,我们就无法建设国家。而我们缺乏这样的工作者。”他指出,每年有超过20万人申请美国的8.5万个H-1B签证。“所以我们知道在愿意来北美的人群中,有11.5万人未能中彩。”

加拿大接受移民并不新鲜,多伦多有大约51%的市民出生在另一个国家,而纽约的这个比例为40%。但是新的战略使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更加侧重于高科技人才,被接受者最常见的职业是开发人员、计算机分析师、大学教授和软件工程师。

加拿大高等研究院(CIFAR)也在MaRS大楼内,该机构旗下1.25亿美元“泛加拿大人工智能战略”(Pan-Canadian AI Strategy)的执行主任埃莉萨•斯特罗默(Elissa Strome)表示,这已经产生了切实的影响。

“我认为,加拿大在移民方面真正受益的地方在于我国政策的改变,而非美国政策的改变。”她说,“当我和首席执行官们交谈时,他们指出我国的移民申请审批速度是最重要的因素。”

多伦多的企业家们表示,对技术人才友好的移民制度不可或缺,因为他们在当地根本找不到具备某些技能的人才。“在硅谷以外的任何地方,都很难找到拥有大型消费者科技公司工作经验的人。”Ritual的首席执行官雷•雷迪(Ray Reddy)说道,“我们只能引进这些人才。”Ritual是一款订餐应用,让办公室职员在订餐后到当地餐厅取午餐。

Hubba首席执行官本•齐夫金(Ben Zifkin)是利用了“全球技能战略”的企业家之一。他面向小型零售商的网上商城正在特拉维夫启动一项招聘计划,让刚从以色列军队退役的年轻人到多伦多工作一年。“如果你想来这里,我会在两周内为你办好签证。有能力说这句话本身就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他说。

普罗蒂克•达斯(Protik Das)是最近来到多伦多的人之一。2012年他从孟加拉国到美国留学,在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习航空航天工程,但他遇到的美国军工企业都明确表示,他们没有兴趣雇佣外籍人士。

他尝试自己创业,但他发现为自己工作是无法申请H-1B签证的,而除非他能在对口的专业找到一个雇主来赞助他,否则他将不得不在毕业后的一年内离开美国。因此,在2017年9月,他搬往加拿大,现在他在加拿大一家将数字技术应用于伤口护理的企业担任工程师。

他表示,那些当初选择到加拿大高校深造的孟加拉国朋友“对毕业后的出路轻松多了”。他补充说,他现在建议孟加拉国年轻人选择加拿大而非美国,“因为在加拿大你有更多保障。”

达斯很难理解,为什么美国要接受聪明的外国人到本国大学深造,对他们进行培训,然后任由这些人才外流。他说:“非常有才华的人花了很多钱来美国学习。”但他指出,美国签证流程带来的精神压力意味着美国企业“到头来失去人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