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FT大视野

马尔代夫盘点中国债务代价

马尔代夫新政府批评前政府官员为了中饱私囊而达成不利交易,使这个40万人口的国家背上负担不起的债务。

这座四车道的中马友谊大桥(China-Maldives Friendship Bridge)的桥头是高耸入云的蓝色拱门,全长两公里,横跨印度洋,将马尔代夫首都马累与其国际机场和快速发展的人工岛胡鲁马累(Hulhumale)连接起来。

去年通车的这座大桥是中国在马尔代夫前总统阿卜杜勒•亚米恩(Abdulla Yameen)执政期间的一系列投资中的旗舰项目。阿卜杜勒•亚米恩于去年11月下台,选举意外失败为他在马尔代夫的五年统治画上句号。

但是,尽管中国将马尔代夫项目描述为其“一带一路”倡议如何推动小国发展的一个例子,但马累的新政府持更为阴暗的观点。它声称,亚米恩政府通过虚高的投资合同背负了巨额债务(主要欠中国)——这些合同让马尔代夫的腐败官员中饱私囊。

在过去两个月里,马尔代夫在竭力查明中国债务敞口的全部规模,其中大部分是针对中国对企业贷款的主权担保。该国财政部数据显示,除了政府直接欠北京的6亿美元之外,这些担保金额达到9.35亿美元。

新任总统易卜拉欣•穆罕默德•萨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的主要顾问、本人也曾担任总统的穆罕默德•纳希德(Mohamed Nasheed)相信,此前未报告的担保可能使总敞口高达30亿美元——他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在一个人口40万、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49亿美元的国家,这是一笔负担不起的金额。

财政部长易卜拉欣•埃米尔(Ibrahim Ameer)表示,新政府将要求中国减少欠款,并调整利率和还款时间表。

其主张是生硬的:所宣称的项目成本,以及为项目提供融资的贷款,严重虚高,其中很大一部分差额流入亚米恩政府官员的口袋。

埃米尔表示:“一切都是由政府官员设计的,以确保他们个人获得最大利益。它就是这么设计的。”

中国在马尔代夫的投资热潮始于2014年,当时习近平访问了该群岛,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到访。尽管该国人口较少,但北京对马尔代夫的兴趣日益浓厚,这反映了这个群岛的战略位置。

马尔代夫拥有横跨850公里纬度的1200个岛屿,在印度洋宣称有一个85.9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是英国陆地面积的三倍多,而且位于中国、中东石油供应国和欧洲之间的主要航线上。

在访问马累的前一年,习近平宣布了其外交政策的宏伟新项目:“一带一路”。 这项定义含糊的战略带来了中国国有企业在亚洲及更遥远地区资助和建设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新浪潮。

亚米恩对大马累地区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使其成为一带一路项目的理想目标。他的政府认为,向全国所有200个有人居住的岛屿提供体面的公共服务是不可行的,因此将人口集中在马累和胡鲁马累更合乎逻辑。胡鲁马累是一座自1997年以来通过填充附近一个珊瑚环礁湖而分阶段建造的人工岛屿。

胡鲁马累是亚米恩的同父异母兄弟、曾统治马尔代夫30年的独裁者穆蒙•阿卜杜勒•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在位期间的产物。亚米恩在2013年上台后推动通过了将该岛面积扩大三倍的计划,目的是容纳24万居民——是全国现有人口的一半以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