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惊蛰日造句

老愚:人在春天,也当有合适的姿态。人生不可重复,这个春风拂面的春天,便是唯一的,当专注体味、从容度过。

【标语】某地方政府在办公大楼门前打出一醒目横幅,上书“坚持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 坚决打赢扫黑除恶这场人民战争”。这是高明的政治表态,言下之意是:自己一直在尽职尽责,凡发现的黑恶乱应该都受到了打击;若有未发现的,一旦显形,将会立即受到严厉制裁。至于人民战争云云,除了虚张声势之外,仍是其一贯采取的空对空战术:他们绝不会让被黑恶乱困扰的人民参与;没有一个“人民”会被赋予特别的职权,可以参与打击自己所认为的黑恶乱。“坚持”“坚决”两个铿锵有力的词语,传达的是讨上司喜欢的革命意志。事实上如何,是不会有人过问的。有了刺目的标语撑门面,做不做事并不重要。在花蕾尚未绽放的季节,满街红彤彤的标语假花,布置了一个高亢空洞的春天。

【八十年代人】球籍,人的现代化,政治文明,普世价值,正常国家,人生价值,人性,正义,法治,自由,国民,生活,探索,创新,改革……因憧憬而焦虑,因希望而激奋,人们依稀看到了改变的前景。

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跳出了井底之蛙的视域,获得从世界看中国的眼界,他们知道一个开放的中国意味着什么。他们愿意牺牲自己,为中国的未来而斗争。彼时铸造的理念和信念,决定了他们不会为权势低头,他们不会加入谄媚大合唱,他们不会脚踩着自己的良知邀宠,即使黑暗遮蔽了所有的光,他们心里仍有一盏灯在燃烧。

一旦明白人之为人的道理,他们终生不复为奴。蛮力固然可以幽闭一个时代,在后来者脑子里注入被去势的历史,却无法从亲历者心里删除记忆,那是永不磨灭的光影形线。

【曾国藩】由儒学而理学而新儒学,华夏思想者一直在精神自囚中祈求心身解放,只求圆润、不问是非的人生哲学,据说结出了一枚硕果——圣人曾国藩,“他通过不懈的个人努力,完成了脱胎换骨、超凡入圣的变化,达到了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境界,这个过程是非常富有启发意义的。因此,曾国藩是一个钻之弥坚、仰之弥高的人物。”依照复旦历史学博士张宏杰在《曾国藩传》序言里的断语,曾国藩展现了“‘中国式’的力量,全面展示了传统文化的正面价值,证明了中国文化有活力、有弹性、有容纳力的一面”。以愚之见,天下有道,则所谓修身养性做君子的中国文化尚有几分价值;若桀纣施虐、秦始皇暴政,那个自诩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儒家文化传统,无异于邪恶之帮凶,无一丝正面价值。

曾国藩固然有精卫填海之志补锅之心,最终只延缓了专制王朝六十年,自己六十二岁即病死。这样的圣人,若代表中国文化,则中国文化未免太悲哀了:既不能救君主之国,也不能延年益寿,有何益处可言?

蒋介石和对手毛泽东皆欣赏曾氏之人格,足见其魅惑之巨。无论这一对枭雄是如何汲取其精神滋养,他们对现代中国所造成的宿命式的结局,正好可以见出曾国藩人生哲学的全部价值。我以为那绝对是非正面的。

【春风】风柔软起来,里面有万物复苏的气息。人在春天,也当有合适的姿态。人生不可重复,这个春风拂面的春天,便是唯一的,当专注体味、从容度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